2016-08-16(Tue)

【MAGI】少年骨(裘龍)(下)

※ 只撩不開車。
※ 在寫完這一刻其實我已經沒甚麼感想,像是那啥過後腦袋空白一片那種……


【MAGI】少年骨(裘龍)(下)


(下)

當年昏君庸碌無能,又聽信弄臣讒言,為阻止白家政府勢力過份擴張,下旨要求白家把稚子送進宮中與皇帝伴讀;當時皇帝確實是動了殺心,但本來還是想留有人質,故原先打算是不殺白龍的,然而宰相請來的相士夜觀星象,表示白家的稚子是個禍害,留不得,也不能直接殺掉毀屍滅跡,但必需死。

不久後皇帝便謊稱白龍因病逝世,年僅八歲,存放屍首的地方連夜失火,最後連個遺體都沒有還給白家。


後來白龍被一隊死士強行押到北部天山,全員無人生還,只有白龍一人被裘達爾救了,照道理也不會有人得知白龍尚存活的消息。說是救了也有點不對,準確點說,裘達爾是先派了大鵰把白龍弄個半死,再現身把人救起,露出一副我也是個普通好孩子的模樣,再跟白龍套近乎。

也許因為一直獨居於世,裘達爾的野生直覺份外準確,通常會被送到天山當猛獸糧食的、都是罪犯或是有種需要被滅口的可憐人,先不論裘達爾對於自己的家被當成亂葬岡一事的反感,他由一開始就知道白龍一旦來到天山,基本上就沒有回去的路。然而他是經過歲月的洗禮才懂這個道理,白龍年幼無知,就嚷著要回家去找爹娘。

那時的裘達爾又起了殺心,畢竟他本來就沒有跟人相處的概念,他是一個突然降生在天山的存在,當時天山上的所有人都早已死去已久;裘達爾因為生活太無聊,所以他把天山上所有逝者復活,變成了活屍一樣的生物,有意識但沒有呼吸,重覆著生前日常會做的事情。

裘達爾發現大部分人類都是結伴同行的,不論是活著還是死去,連動物也是成雙成對的,唯有他是孤獨一人。因此當他見到白龍跟自己一樣是孩童之姿的時候,便想要把對方囚禁在自己身邊,像動物找配偶一樣先威脅、再示好,要是還不答應的話就殺掉。

那是裘達爾唯一懂得的生存方法。

小小的白龍會笑,會教他在地上畫圖畫;會哭,會鬧別扭,披著裘達爾造的動物皮毛外套,卻還嫌他烤的肉片不好吃。
如果白龍可以一直留在自己身邊就好了。裘達爾這樣想。可是白龍總是想要下山回家,要不還是把他活祭獻給自己吧,這樣他便會永遠留在自己身邊。


於是一天白龍醒來時,發現自己正躺在他們住的房間中央,地下的圖騰從原來的黑色變成了紅色,脊椎上的傷口發出劇烈的疼痛,使他動彈不能;很多很多人圍在圖騰的外側,每一張臉都白得像鬼一樣,白龍才終於發現了整座天山的問題。

他害怕地跑下山了。

裘達爾沒有親自去捉人,是因為他本來就把不少精力花在操縱整個天山,他實際經驗也不多,下咒對他來說便變得非常吃力。更何況他為了把對方變成自己的東西,又不可以把白龍變成活屍那樣低等的生物,裘達爾還把自己的部分魂魄注入白龍的尾骨,以此定住白龍的魂魄。

自古有云,盤古脊樑尾骨是造化之地,人的魂魄雲集在脊樑之中。

他以為白龍是逃不出天山的,結果白龍卻在力盡時緣巧遇上了白將軍過去的一名部下,此部下也是一個聰明人,知道白龍的存在不能公開,於是偷偷把人藏了起來,乘一個風平浪靜的日子,把人偷龍轉鳳運回白家。

白龍當時一心想歸家,沒想過自己的存活竟是罪過。

瞞得一時,瞞不過一輩子。不久後皇帝還是得知了那個白家禍害不只沒有死在凶險的天山,活著回了白家還提到在山上獲救的事,宰相不信邪,於是暗地裡集結了一群浪蕩江湖的好手攻上天山,誓要知道山上有甚麼秘密。

平日不小心走上天山的人不少,但是一群有目的有組織的江湖中人合力搗上天山,這是自裘達爾出生後的第一次,更枉論他失去魂魄後尚未完全恢複;山上活屍屍橫遍野,為了對抗天山上的低溫,這些人又帶來了長生火,長生火只要一旦燒起,三日三夜都不會燃盡。

雪山遍野火光不滅,裘達爾多年來所建立的孤國在毫無預兆之下化為焦土,他倒是對此不太在意,但是他想讓白龍知道這裡發生的慘事,那心態就有如報複對方的離去一樣。

——你看、我救了你,你卻害天山毀於一旦。


白龍因為脊椎的魂魄關系,跟裘達爾有著精神上的連繫,裘達爾乾脆給他來了一場現場直播,直播整座天山和他們曾經住過的房間正被大火燒毀的場面。白龍在家中猛然抱頭尖叫起來,魂魄被抽離飛回天山,他伸手就拿起了牆壁上掛著的一枝玄冰往敵人胸前插。

裘達爾雙眼通紅地站在他身後,伸手把玄冰捅得更深,然後兩人一起殺光餘下的所有人。


玄冰本來就是很邪乎的東西,一旦碰過它,會被吸走三魂七魄的一半,所以裘達爾才要定時幫白龍在尾骨上畫上圖騰,嚴格來說那是一道結界,用於阻止白龍和自己的魂魄被繼續吸走,而一旦需要開拓它的功效,世上再也沒任何事物能阻止玄冰逐漸吸蝕他們的靈魂。

玄冰染上了血的紅色,兩人的罪孽已成定局。裘達爾得償所願,使白龍跟自己背負著同等的罪過和思想,後來如他所料,一天白龍對他說,我要復仇。

那年白龍十一歲,白將軍被下令遠征高麗,沒有援兵,也沒有糧草,雙兄為了營救父親,帶著白家旗下的官兵出征,從此再也沒有回來。


——這個世界有太多東西,一直在背叛他相信的世界,一直、一直說是白家的錯。但是為甚麼沒人發現,盲從才是最大的錯誤?

——假如這個世界充滿了腐朽和背叛,那麼他想、他要把這個世界殺死……!


裘達爾說,我可以把力量借給你,可代價是你這輩子死了後會魂飛魄飛,再也沒有來生。
白龍說,好。
裘達爾說。那我陪你,即使只有這一輩子也好,我早已活膩了。


於是復仇開始,裘達爾把玄冰分為黑白兩端,黑的留在天山,白的出現在白龍手上,後來白龍把這部分拿去煉劍,先生為其取名殊途。裘達爾也把黑的部分拿去煉成一把通黑的軟劍,其名為黃泉。

白龍從孩童長成少年,而裘達爾則是很久前生長到十歲左右就停止了發育,直到白龍來到天山,他一見鐘情,之後身體才隨著白龍一起長大。


玄冰開始侵蝕少年骨,他們的魂和魄,將逐漸被黑暗吞噬,然後化為灰燼。



在白龍把那個茶莊孩子殺死之前,對方大概已經先把風聲外洩,之後白龍逃亡的路上一直被阻攔,他從大理向北走,花了十多日才到了一個靠近天山的谷地。

白龍在走進谷地前,一直往泥地灑下無數顆種子。當他走進谷地,外面追來的官兵踏在種子之上,種子便馬上抽枝拔芽,纏住官兵的雙足,把他們往泥裡拖。

被拖進地下的人手腳並用,掙紮著想要爬出來,但藤蔓猶如擁有神力一樣,無人幸免全都猶如被拉進深淵般,慘叫著失去聲音。後來的人學聰明了,一見到藤蔓就斬,但是依然在最外圍這層已經損兵折將。

深入谷地,一群群跟活人相似的「人偶」擋住了官兵的去路,活屍的動作雖然不比活人快,但是它們不懼痛楚,也不懼黑暗,一個個手持弓箭朝著四面八方射出,在連月光也近乎不存在的林谷裡,這使所有官兵都成了活箭靶。

白龍坐在樹冠上,低頭看著一直徒勞無功平白浪費生命的官兵,清秀的臉上目無面情地問道。
「你們啊。」

少年的身軀背對滿月,整個人就像是從黑暗深淵中出來一樣。
「還真的以為,我這次的目標,是要上天山嗎?」

底下正在陷入被屠殺的局面的官兵大喊著「人渣」、「白家餘孽」、「不得好死」之類的說話,很快就逐漸被中斷,尾音消散於空氣之中。


「國家朝政腐敗,本來就有黎民和亂臣作反,你們還要派大量人馬來追捕我……昨日我都看到了,裘達爾給我看了,整個皇宮都是空的。」

之前白龍故意顯露出自己的邪法,使皇朝和江湖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聲東擊西。國家朝政腐敗,本來就有黎民和亂臣作反,裘達爾早已下山,為的就是乘虛而入,所謂擒賊先擒王,他會在一夜之間把皇帝和太子一拼殺死,一剎皇朝覆亡,天下大亂。

「你們的皇帝、宰相,還有諸位太子,也會在今晚被處決。他們害死我白家上下多少人命,皇室整個家族,我一個都不會放過,全部,都要為白家賠葬。」


白龍蒼白的臉露出了滿足的笑容,然後拔出殊途。
「沒關系,你們下黃泉後就會知道,天下將大亂,黃泉路上必定熱鬧非常。」



待裘達爾來到山谷,已是接近破曉前,是為深夜中最漆黑的時段。

白龍的臉上跟裘達爾一樣,佈滿了黑色的彎月圖騰,從脊骨而出、全身彎曲卻利落的花紋是使用玄冰的後遺症,裘達爾幾天沒有幫他治療,一旦發作就會變成這個樣子。
白龍的左手看上去像是廢了一樣,本來就受傷未癒,後來掌心又中過箭傷,不過他知道只要裘達爾回到自己身邊,不論受多重的傷都很快能痊癒;於是他抱著依然皎潔的殊途,坐在一座湖的湖邊,深紅色的湖水散發著濃重血的鐵鏽味道,而他混身鮮血,坐在地上發愣。


他這模樣,大概很難有人會認得出來,這是那位漂亮冷清又愛好一塵不染的白家公子。



其實自從白龍下山後,兩人就再沒有真正相遇過,命運使他們每一次每一次都只能在夢裡相見,但白龍依然是裘達爾所喜愛的模樣,冷清的模樣也好,總是一臉嫌棄他也好,也是佔據了他心頭每一個位置的人,像大風吹過拂過樹葉的每一下聲響,都是呼喚白龍回頭看看他的聲音。

裘達爾捧著白龍的臉低頭親了一下,誠懇得猶如初見孩童白龍時,偷偷往他嘴巴上親吻一樣純粹。


「我們的復仇結束了,但是我們殺了人,他們復仇是不會完結的。」
白龍低頭看了看自己左手掌心、那個被孩子用箭射傷的傷口,想起對方直到死後都沒有閉上的充滿狠意的雙眼,抬頭深深看進裘達爾的眼裡,他說道。

「不過改朝換代也好、天下大亂也好,不用擔心,因為我們已經不需要害怕任何人了。」


「不管下地獄還是魂飛魄散,我都甘願。」
裘達爾笑了起來,他的唇色很淡,但輪廓分明,說起話來就像是能讓人中咒一樣。
「只要是跟你一起、我願意,上窮碧落下黃泉 。」


那是一個很詭異的畫面,他們在湖邊接吻,湖面卻連天上滿月的倒影都沒有,彷佛所有光明都早已被蠶食鯨吞,又彷佛黑夜白晝早已沒有分別。
世界似是已經沒有這兩人的存在,又彷佛整個世界只餘下他們。


裘達爾又再重覆一次,上窮碧落下黃泉。


無懼黑暗與殊途。


End.


PS1:
白龍的劍稱為殊途,只因白龍早在白家殞落之前,就已經注定了與家人分道揚鑣的結局,也應了有關白家一旦背叛皇室則違背命數,魂飛魄散的預言。
同時殊途又指他與裘達爾最初的分歧,不論是人為還是天意,最終還是殊途同歸。

裘達爾的黑色軟劍叫黃泉,一般而言他是不太用劍的,畢竟他不算是人類,向來慣用效果更強大的法術;不過既然白龍有一把白的,他也隨意捏了一把黑的,意指所有人都熱熱鬧鬧下黃泉去吧。

PS2:
這個世界有很多規則,很多人喜歡以「善良」和「仁慈」的名義去進行道德綁架或是騎劫對方的想法,迫使所有人都要走主流的路,彷佛沐浴在「正義」的光環能得到無比高尚的優越感,或是一種根深蒂固拒絕創新的藉口。

可是創造未來的、從來不是靠崇高或美,而是思想和意識,才能使更加美好的新世界誕生。

也許在這個故事裡,他們的做法比大家想象的更偏激,可是那都是源於現實對他們的壓榨,以及過度腐敗混沌,才會造成如此官迫民反的局面,寧可毀掉再創造一個新世界,寧願站着死去也不要跪着生存,榮華一度榮辱與共。

春蠶到死絲方盡。
為此而對抗,為此而存在,這正正是裘龍的少年骨的意義。


PS3:
這個故事不同於過往的感覺,那是因為我以他們比較「自私」的方向來寫,我覺得他們的結局大概不會怎好,可是。

不論會迎來怎樣的終焉也好、希望他們能挺直自己的脊骨,站在屬於自己的陽光下——哪怕那是黑色的太陽。

(出自蘑菇房太太,這句話,簡直是刻在腦海中。)

那就是我們的信仰。

tag : MAGI,裘達爾,白龍,裘白,裘龍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No.20 || 武器

Author:No.20 || 武器
______________

自稱文藝青年,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糖衣炸彈,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______________

※目前
MAGI目前通吃、UL連隊中心、DMMd二週目只攻略Noiz陣線

※擅長
中二病、躺著也中槍、精神污染

※組織
裘龍、炎瑛、煌帝國和諧Family陣線、白龍關愛小組

※推廣
KALAFINA,保志總一朗,日野聰

※LOOP
CHEAT DANCER(Tokires)
I SEE FIRE (The Hobbit)
恋愛サーキュレーション (臨也Ve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