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9(Thu)

【盾冬】Forever

※ 美隊3觀後感,含彩蛋劇情,短小。


盾冬】Forever



Bucky在戶外市場購買食材,他身上的恤衫款式簡單質地粗糙,左衣袖下空出來的部分坦蕩蕩的地闖進Steve的眼裡,他皺皺眉顯然對這件事依然耿耿於懷,不過Bucky認為除了有點不方便外並不礙事,他便再都不說了。


今天的黑布林很新鮮,還不貴,Bucky用右手逐一揉捏挑選放進袋子,然後心滿意足地點頭笑了起來。

以Steve的角度看來那並不是一個很大的笑容,但是很真實,似乎夾帶著些微平凡幸福的錯覺,於是他也笑了,露出了每個美國人都眼熟的標準笑容,然後走到Bucky接過他手中的膠袋。

為了保持平衡,Bucky的身體總是稍微自然地往右前傾,Steve沒有忽視這點,或許應該說Bucky身上的所有變化都逃不過他的雙眼。科技日新月異,社會總有著他所不希望的面貌,小時候他躺在Bucky家客廳的聖誕樹下許願祈求自己可以跟Bucky一起踏上戰場無畏生死,他們擁有一年並肩而行的記憶,之後渡過了七十年分離,現在的重逢更像是用了九十多年生命換取一個幼時的願望成真。


Steve很珍惜這樣的時光。

有些時候他並不那麼喜歡超級英雄的頭銜,英雄兩個字可以有很多意義,比如能以自身的特殊能力救起一艘意外翻沉的船艦,或是選擇盲目成為政府特許經營的棋子;他希望救到更多有需要的人,但這不一定要以英雄的名義去達成,只要他依然相信自己的能力和價值觀,他願意只成為Bucky身邊的Steve,盡可能從風暴的中心遠離開去,休息時陪伴重要的人渡過寧靜的歲月,需要時不分邊界地拯救世界。


回到他們租來的簡陋小屋,斑駁累累的木桌上放著Bucky的小筆記,Steve知道Bucky會看電視甚至會駕駛直昇機,然而在搜尋Steve的資料時卻總是使用著古老的方式,比如去博物館、剪報及寫筆記。這讓Steve想起他唯一算上跟Bucky吵架的一次,那時他還只到對方肩膀高的,Bucky要帶姑娘參觀博物館還刺激他說這會是一個浪漫的約會,最後他在博物館裡逛第二圈時看到了Steve孤身一人站在戰爭歷史門前抬頭思索,Bucky隔著一段距離無聲地凝視著他的身影,Steve回過神時才察覺到對方隔著遙遙人海的視線,漂亮的棕色眼瞳裡有無數感情混雜在一起,有很多很多路人的影子走過,最終變成自己眼中一片藍色大海裡孤獨的海島。

他眼裡的一點綠,是Bucky為他帶來的,飄泊時唯一的岸。



Bucky一邊做飯一邊向Steve說著這兩年發生過的事情,斷斷續續的,例如當他為了尋找資料而在博物館遇見Steve時清晰地憶起了自己士兵的身份,還記起了那時的Steve有多矮小,對比之下把他嚇得不輕。Steve專心地翻閱著筆記,偶爾反駁對方的揶揄。筆記裡有不少自己的照片,附註一般是Bucky記起的零星記憶,假若有跟資料吻合的地方,他會把它們連起來再寫下有意思的猜測;和七十年前的Bucky如出一轍,是Steve會感到熟悉親切的字跡和記事方式,這讓他心裡特別的高興。


手寫的文字有著古老的思念,比千言萬語浪漫,又比山盟海誓真實。

Steve喜歡平凡的正義,平凡的思念,平凡的Bucky。


待Bucky做好飯後,Steve發現剛在市場買來的黑布林已經全沒光了,而Bucky還在咬的大概就是最後一個,而他還吃得津津有味似乎忘記了自己已經不是一個人住。

Steve突然覺得需要讓對方充分認知這個家有兩個人,其中一個叫Bucky另一個叫Steve,他不介意Bucky把黑布林吃光甚至樂意為他多買一打,然而家人之間進行分享也是一個重要的步驟,於是Steve不那麼光明正大地伸手搶了Bucky還咬在口裡的布林,換來了Bucky的一拳痛揍。

至少是分享了,儘管Bucky沒有很樂意。Steve摸著被揍的肚子想著。於是他決定飯後散步時再去選幾個新鮮的水果作回禮。


吃飯的過程兩人倒是安靜起來,畢竟他們並不習慣把午餐當成晚上泡酒吧一樣喝啤酒咬小食談天說地,Bucky煮的正餐非常簡單,只有土豆蓉和兩份明顯熟過頭的肉排,沒甚麼人知道即使Steve長了一副讓整個美國的女人都認同的好男人臉,但其實他並沒有別人妄想出來的熱衷下廚屬性;至於Bucky現在大概說不上是暖男,雖然他對廚房的油煙味道並不反感,然而煮食的最大作用是填飽肚子,一貫軍人的固有思考模式,他對食物味道的執著只有「需高於可接受範圍」一個要求。

Steve切下了肉扒的一小塊送入口中,覺得和焦黑的外表相比之下,味道還是比較能讓他接受的。可惜的是Bucky沒那麼好運,他咬了一口就皺起了眉,不過他還是嚥下去了;這當然沒有逃過Steve的雙眼,於是他馬上把自己的肉扒切開,遞到Bucky的嘴邊,態度親切毫不做作。

Bucky先是愣了一下,視線落在眼底的小肉塊,毫不猶豫地張開口把對方的心意咬到嘴裡。

他沒有對Steve說謝謝,Steve為此而高興了一下,然後還想繼續餵食,換來了Bucky的一個白眼,直到後來受不了的時候才再給了對方一拳。Bucky覺得還是不要浪費食物比較好,於是也把自己的肉扒分了一半放在Steve的碟子上,他的舉動源於好奇Steve的反應,然後Steve也毫不讓人失望地把那半塊肉當成Bucky對家人的熱烈分享,快速地把碟子清光了。


儘管不負責煮食,Steve還是主動承擔了洗碗的責任,當他在廚房忙碌時Bucky手裡一動又想拿些甚麼放進嘴裡,於是他取了門匙,轉身打算跟Steve說他下去市場逛一圈,你那張臉太張揚就別跟……



然後他沒有說話。



所有變化都在Bucky失去意識的一瞬間成形,儘管那個瞬間存在不足一秒。Steve甩下了手上的水花轉身衝向大門試圖把暈眩的Bucky接過來,然而對方已經自行站了起來,只是依然失焦的雙眼顯示出這個人還是Bucky而不是那個被世人詛咒的冬日戰士,因為冬日戰士不會有破綻,但Bucky是人,他甚至跟Steve不一樣,一旦放下武器他就只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人類。


暈眩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不論怎樣數也沒法知道惡夢的盡頭在哪裡。


把門匙放下,Bucky放棄獨自下樓的打算重新回到室內,回到這個猶如可以成為兩人的家的地方。Steve心頭湧起了一種不好的預兆,他不是那種經常有第六感的人,因此與其說是預兆,還不如說是一切有跡可尋,而這是他對即將發生的事實的猜疑,畢竟他們都清楚彼此骨子裡對光明根深柢固的倔強。


「Steve。」

Bucky挺起腰背聲音卻不怎平穩。他和Steve往昔的身高差早已所餘無幾,這刻Steve再一次在對方深邃的眼瞳中看到海藍色的自己,和那絲不輕易被察覺的綠,正浮浮沉沉地淹沒在洋洋大海之中。

多少往事覆水難收,他們終究逃不開士兵的身份,尤如敗給命運的梏桎。甚至在Bucky開口前,Steve已經知道了他作出了怎樣的選擇,Steve可以舉出一百個理由去說服Bucky不需要這樣做,然而正因為對方是最重要的人,他欲言又止,還是沒法把自己的情感化成言語,或是化成把Bucky留在自己身旁的一個藉口。


沉默的氣氛持續了很久很久,那是他們兩人之間的掙扎和較勁,可是假如對方是Bucky的話Steve又怎可能有勝算,又有誰不知道美國隊長心底最柔軟位置的歸岸是誰。


再開口時Bucky已經平靜下來,而Steve搖晃了一下合上了眼眸。

「我想,把我再次雪藏吧。」




Steve想起了小時候他躺在聖誕樹底許下的願望,他想跟Bucky一起踏上戰場無畏生死。


聖誕樹上的燈泡閃爍著細小的光芒,空氣中有數不清的塵埃在跳舞,窗外有人群熱鬧地高唱著聖誕歌,他記得後來Bucky也躺在他的身邊,距離近得能夠看清對方臉上每一個細微的表情,足夠填滿七十年來空白的記憶。那時的他比對方小上兩個碼,軍隊一次又一次強硬地回絕他的請求,只有Bucky溫柔地湊在他的耳邊說,即使你不在戰場上,我身邊的人也只有你。




而Steve以為那就是被稱為永遠的東西。




End.

tag : 盾冬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No.20 || 武器

Author:No.20 || 武器
______________

自稱文藝青年,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糖衣炸彈,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______________

※目前
MAGI目前通吃、UL連隊中心、DMMd二週目只攻略Noiz陣線

※擅長
中二病、躺著也中槍、精神污染

※組織
裘龍、炎瑛、煌帝國和諧Family陣線、白龍關愛小組

※推廣
KALAFINA,保志總一朗,日野聰

※LOOP
CHEAT DANCER(Tokires)
I SEE FIRE (The Hobbit)
恋愛サーキュレーション (臨也Ve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