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9(Thu)

【MAGI】朝著海的一方(裘龍)(上)

※ ABO的後續,和原作完全無關的家庭背景。
※ 反正只是裘龍傻白甜。


【MAGI】朝著海的一方(裘龍)



(上)

作為自幼相識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即使是在過去還未決定A和O的前題下,裘達爾和白龍已經日積月累閃瞎無數同學朋友,程度嚴重到讓人不禁懷疑要是沒有轉化成適合在一起的身份的話,他們大概也會違反規定私奔結合。

後來裘達爾出乎意料地轉化成罕有的Alpha,不只同學、連他們的家長也倒抽了一口氣,在白龍出轉化結果之前都憂心忡忡。裘達爾向來隨心所欲,本來並不太介意白龍將是甚麼身份,反正都罩在自己底下就好;然而本能的臊動也不是假的,有一次他剛打完籃球,從走廊回課室時嗅到了隔離班花身上的白蘭花香,頓時整個人的精神都醒來了,意識又像是墜落在一片雲海之上,夢幻而飄飄浮浮的他愣了好一會兒,直到被同學叫喊才回神。

回到課室時裘達爾下意識看向白龍的座位,上課時白龍總是十分專注,他習慣在休息時段午睡休息,下午繼續認真上課,因此那個時段的他正伏在桌面上假寐。裘達爾走到他的桌前看了好一會兒,歪著頭的模樣像是在思考,然後他脫下了自己的外套嗅了一下,蓋在對方身上。

白龍的睡眠很淺,馬上就醒過來了。
「我不冷。」

裘達爾心想廢話,我又不是怕你冷才蓋著你。
「喔,因為我熱。」

白龍心想那麼你就脫啊但我不是衣架,可是裘達爾神色認真地凝視著他,眉頭緊皺的樣子又實在讓人不忍心說出反駁的話來,反正對方思維跳痛也是習慣了,於是他拉一拉身上的外套示意好吧我就接受了,然後垂下頭繼續睡。

裘達爾在白龍睡著後湊到他身上嗅,白龍一直都乾乾淨淨的沒甚麼味道,更加沒有O那種刺激誘人的信息素味道,裘達爾嗅來嗅去都只有自己的味道,他搔搔頭有點道不清的失落,然後拉來了一張椅子,伏在白龍的臉旁邊一起午睡。

說是一起午睡也不是太對,裘達爾精力旺盛根本睡不了,所以在同學眼中的景況是裘達爾陪白龍睡覺,偶爾湊過去蹭磨一下,還細心地拉回滑落的外套,蘊藏出來的氣氛膩得要殺死人。


除了上下課接送和午休陪睡,兩人還計劃學期完結時一起旅行,他們選了一個離市區不遠的旅遊區,附近有海灘,聽說海天一色風和日麗;不過臨近假日,旅館的租金也不便宜,他們各自拿出自己存的零用錢算了一下,裘達爾作為一個會打扮自己的潮男,花費在身上的錢不少,而白龍在學習和書本上的開銷也不相佰仲,算來算去存款也只夠三日住宿,他們還得攢些車費和食物的錢,白龍盯著裘達爾想了一想,默默地在紙上多寫一條「意外費用」以防萬一。

旅費不夠是必須面對的現實,他們不肯放棄目的地,然而尚未成年不能兼職,又不想向父母伸手要錢,於是只能節衣縮食;本來裘達爾還打算把去年媽媽給他買的名牌球鞋賣出去,反正他有好幾雙,賣一雙就甚麼問題都解決了,然而一提出來就被白龍嚴正拒絕了,義正詞嚴地勸說要珍惜家人的心意,說得裘達爾有種賣肝賣腎也不能賣球鞋的使命感。



白龍的媽媽很早就因病逝世,爸爸是個Beta,在幾年前續了弦,阿姨是個溫柔賢淑的女性Beta,三年前給白龍生了一個弟弟,近來又懷孕了。白龍對阿姨沒有反感,畢竟對方從來對自己沒有惡意,只是偶爾他會開始倒數自己長大成人的日子,因為那個家其實並不太需要自己的存在。

這是一個結果,無關是非對錯,僅是一個誰也沒法迴避的事實。

白龍也沒有向裘達爾提及過這種糾結的心情,只是作為白龍最親密的好友,裘達爾知道白龍一直收藏著媽媽的遺物,平常人會把父母的遺照放在家中角落偶爾上個香,但白龍選擇把媽媽的照片全都收起來,連爸爸都不能碰,甚至連提也不想提。

當時白龍解釋說那是因為不希望阿姨想多了,結果換來了裘達爾毫不留情地打破他的矯情。
「想多了的人是你吧,誰會介意把媽媽的照片放在家中啊?誰不會想媽媽啊?」


那時他們才十多歲,正值心思敏感細膩的年紀,白龍想反駁卻又無能為力,雷厲風行的裘達爾乾脆把他的小箱子翻了一轉,然後把白龍媽媽的照片翻出來放在宿舍的桌上,照片中那跟白龍容貌相似的臉孔笑得非常漂亮,尤其是下巴那顆痣,跟她懷中嬰孩下巴痣的位置一樣,一看就知道是親生的。

裘達爾心裡想說媽媽真美啊,還有你長得像媽媽,將來應該也是個美人,這番話卻礙於白龍臉色不善而吞回肚子。


白龍平日也沒敢自己翻小箱子,頃刻被裘達爾殺個措手不及,他定盯地看著照片上母親的笑容突然就哭了起來,哭得呼天搶地、地暗天昏,裘達爾沒料到白龍這麼安靜的一個男生竟可以哭得如此精彩,嚇得往後退了幾步貼在牆上,連紙巾都不會遞了。

裘達爾看著白龍哭著把所有東西掀翻在地上,又哭著把所有東西拾起來,待哭好了鬧好了以後,他瞇著泛紅的雙眼盯緊站在角落不知該作甚麼反應的朋友,語氣陰森地說。
「知道我秘密的人,在這個世上並不存在。」

裘達爾低頭思考了一下,也許白龍的意思是想把他殺人滅口,於是他先抬起手往白龍的後頸一敲,直接把他敲暈了。


後來白龍便跟著裘達爾去學武術了,裘達爾自小習武是因為他比較好動,父母寧願找個時段讓他發洩精力,白龍習武是為了報復裘達爾把他一掌敲暈還用手扣鎖在床上的事;「白龍是個愛哭鬼」這件事意外地成為了兩人之間心照不宣的秘密,裘達爾偶爾會用來揶揄白龍,但完全沒有讓其他人也知道的打算。


裘達爾是么兒,又長得好看,所以在家中可謂呼風喚雨,白龍簡直覺得他是用臉來換媽媽手中的零用錢。他上面有兩個年齡比他年長不少的哥哥,一個是Alpha一個是Beta,大哥已經在工作了,因此聽到裘達爾在攢錢去旅行時便建議為他們提供資助,不過大哥也不是隨便寵溺弟弟的人,坦白說他還比較放心白龍的處事方式,於是他最後決定請白龍為裘達爾爛哭了的文科補習,補習費用便當是旅費的補助,順道鼓勵兩人要先考好期末再想旅行。

有了大哥的贊助後,裘達爾的底氣回來了,消費心態也順勢回來了,逛街時他看中了一套限定版的遊戲便下意識想掏腰包,白龍踢了一下路邊石子,站在一旁盯著地上沒有作聲,裘達爾深知這是他不高興的表現,於是視線猶豫地在手上錢包和白龍之間來回數十次,白龍等得不耐煩轉身就走,最終裘達爾跑著追上去把錢包塞到白龍手裡,又名把財政的生死大權上繳中央。

隔日,一名Alpha把錢包交給未尚未性別分化的對象一事便在學校流傳開來,裘達爾非常坦誠地說因為自己患有消費型躁狂症,所以只能把錢包交給白龍處理,啊我們正準備去尾州旅行,所以近來的生活費大概會花他的零用錢,我的零用錢則存起來作旅費,到時候給你們拾些貝殼當手信不用謝。


因為實在過分招搖了,大家一直以為他們早已陷在熱戀期不能自拔;以學生會為首開的賭局比率以一賠十,一成是賭未打本垒,然而大部分人都相信本垒已打,連事發地點都開了賭局,只待當事人轉化後證實結果。


因此後來一眾同學看到裘達爾和白龍站在窗前含情脈脈談戀愛的畫面時,簡直嚇得心臟都停跳了。



轉化成Alpha後裘達爾的身體開始迅速發育,在短短一個多月就長高了一小截,算是拋離了白龍半個頭的高度,這身高是不是最適合接吻倒是未知之數,但裘達爾對於可以一下子把白龍從後抱在懷中、一低頭就湊在對方耳邊說情話的狀況表示滿意,於是更熱衷於把自己的味道往對方身上帶,美其名說是因為自己長高了所以衣服不合穿,明明都是新買不久的,為了不浪費只好給白龍循環再用。

於是白龍便帶著一身桃子味跑來跑去,隔離班花有好幾次都疑惑地看向他,明明身體看上去尚未發育卻有著A的信息素,那桃子的甜味還香得挺濃郁的,從味道可以讓人感受到類似孩子氣的個性,跟白龍滿臉寫著「認真唸書」的神緒一點也不像。

裘達爾抱著白龍在窗前看兩人整理出來的行程表,白龍還在專心地紀錄兩人要帶備的衣服物品,他正想向白龍說自己的手機是時候充話費了皇上能否給臣子派發生活費,結果就收到了感謝客戶已充值的短訊通知。

「…………」
無語地看著手機屏幕,裘達爾心裡有點不是味兒,充話費這事一般不是由男友做的嗎。
「白龍,你幫我充值了嗎?」

「嗯。」
白龍無意識地應了一聲,後知後覺地發現裘達爾正表情複雜地瞪著自己看,說是高興倒不像,然而白龍又想不通到底有甚麼讓他不高興。

「……用的是你的錢,不用太感激我。」

「白龍。」
裘達爾決定拿出男子漢的底氣,昂起頭認認真真地說。

「我給你的錢你就好好收起來,充話費是我的責任,交給我。」

白龍心裡吐嘈你連錢包都沒有了想用甚麼來充話費,又用臉嗎,別以為長得帥就可以變魔術,咱們在旅行前都得屈服在現實面前裝孫子。


裘達爾看出來了白龍對他的賺錢能力的質疑,於是哄在他的耳邊說了幾句話,白龍的耳根馬上就紅透了。


他的意思是買通一位同學在學生會的賭局裡賭他們尚未上垒,比率一賠十,兩位當事人還是他們自己,這回穩賺了。


「要是這回嬴了的話,我們不只期末可以去旅行,暑假再多去一遍也不是不可能。」


白龍對於被世界打賭自己跟裘達爾的戀情開花結果一事先是感到打雷般的震驚,然而想到一家學校才不到十個Alpha,裘達爾又不是個收歛的主,還長了一張能用來刷卡的臉,會被當成新聞焦點也無可厚非。


「親愛的。」
白龍從錢包掏出紙幣,一臉將要帶起革命的領袖風度,勾著裘達爾的頸子說。

「加碼,多買點,不要吃虧。」


裘達爾高興地低頭啾了一下對方的頭髮,又慣性地用手捏了白龍的後頸,那兒還是平平的只摸到關節分明的頸骨,其實裘達爾不怕一成不變或是最後白龍真是成了Alpha或Beta,與這些相比他更怕白龍接受不了自己最終轉化的身份。


白龍跟他一樣已經十六歲,裘達爾已經是同齡之中較遲轉化的人,白龍就更加不好說了。一般延遲發育也是有跡可尋的,生理方面如女同學過度節食引致身體沒有足夠物理基礎進行轉化,而裘達爾總是下意識認為白龍的情況屬於心理範疇,簡單來說就是因為身體和心靈沒法取得共識而停滯原地,因為沒法接受自己成為Omega而拒絕轉化。


因為轉化後還有身體過渡期,長短因人而異但大概都在一年左右,大部分人都會在18歲前完成過渡,以便高中後進一步專業分化。因此假如在16歲還未轉化,那麼很有可能將來就需要服食藥物來協助過渡,例如協助生成信息素,這種違反自然而行的解決方式一般都不是甚麼好事,裘達爾本能地認為白龍會覺醒成為Omega,但要是他持續與身體天性作出抗衡,對身體產生的負面影響也許會影響一生。


裘達爾騷擾白龍腺體部分也不是一日半日的事,那是因為他在強迫白龍的身體承認作為Omega的責任,原則上他並不太願意以這種方式處理問題,畢竟他的原意並非想要強迫白龍做不願意的事,但是。


他一次又一次蹭磨白龍的身體,終於還是因為擔憂白龍不想成為自己的人而著急起來。


不是身份不能,而是從另一個角度看來白龍未必就希望成為他的戀人,至少沒有十分渴望;在裘達爾轉化成A之後,白龍眼前擁有「只要成為Omega就能跟裘達爾在一起」的選項,但他並沒有答應,可見性別在白龍眼裡還是重要的,甚至試圖拋開一切情感與之抗衡。

裘達爾喜歡白龍,白龍也喜歡他。

但裘達爾也清楚這不代表必然。


最終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白龍還是在不久後的運動會轉化成Omega,他在轉化的過程中暈倒在洗手間裡,後來裘達爾把他抱到醫療室,隔著衣服都能感受到白龍心臟一下下重重急速的跳動,信息素在空氣中零落地飄散,氣味尚未成型,裘達爾只覺得像是植物的味道,不是濃烈的花香,應該是草系植物。

他把白龍橫放在床上,對方身上的溫度很高他並不敢蓋被子,白龍一躺在床上就整個人本能地瑟縮成一個團子,雙目緊閉地喘著氣,這情況跟裘達爾認知中的發情期不太一樣,大概因為是第一次覺醒又是延遲的案例,可是因為運動會的關係保健老師不在,裘達爾也不敢隨便從櫃子給白龍拿抑制劑,他想了想便把頭埋在對方正在顫動的肩窩裡,湊到頸項中央正在散發紛亂信息素的腺體上,親暱地蹭磨著。

Alpha散發的信息素有助於安定Omega情緒,尤其在生理不穩定的時期更是可以直接干涉Omega的身體情況,白龍迷糊間被蹭得體溫也有點平伏過來,反應過來下意識察覺到眼下兩人正處於刷槍走火的困境,裘達爾只消低頭一咬,就能把他短暫標記。


他們之間的距離已經化零,在這種情況下即使被咬了也只能說是裘達爾仁慈地為一個Omega解決生理需要,然而白龍根本就不曾考慮到自己成為Omega的可能性,更惶論突然一句話都沒說就被一個Alpha標記,他完全沒法接受這種毫無理智可言的做法;裘達爾感覺到白龍的抗拒,作為一個沒有標記過O的A,他也被白龍凌亂的信息素弄得難受,只好試圖釋放出更多為對方平伏的信息素,總之先讓白龍冷靜下來,再嘗試與他溝通。

漸漸被信息素淹沒嗅覺的白龍搖頭難耐地悲鳴了一聲。

「白龍、白龍……」
裘達爾皺起眉頭喚了一聲。
「只是短暫標記,咬一口你病就好了。」


然後白龍猛然睜開雙眼。

一剎間裘達爾心頭湧起了一股不詳的預感,然而在混亂的信息素和正在糾纏掙扎的思緒之下他終究還是比白龍慢了一步。

白龍爆發了完全不屬於一個Omega能擁有的力氣,把裘達爾狠狠地踹了下床,然後狼狽地衝到窗口想要跳下去。


然而醫療室在六樓,因此白龍臨門一腳多少還是有點生死關頭的理智,緩慢地從窗框退了下來。

「我,沒事。」
白龍強行壓著顫抖的聲音

「你出去,叫老師來,我撐著。」


裘達爾發脾氣了,他爬起來走到藥櫃,在Omega抑制劑一列裡隨便拿了一盒,然後對準白龍的臉用力甩過去。

出乎意料地白龍沒有避開的意思,藥盒「啪」的一聲從他臉上掉下來,窗外一陣喧囂的風把他的雙眼吹得一片通紅。



TBC.


目前的連載我安靜地當個路人就好……

啊有個部分忘了改,發下篇的時候我再修正。

tag : MAGI,裘達爾,白龍,裘白,ABO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喔喔喔喔!好讚的啦!
最近MAGI退潮了,沒想到還能啃到如此美味的糧食,好讚啊啊啊啊!

期待下篇www
自我介紹

No.20 || 武器

Author:No.20 || 武器
______________

自稱文藝青年,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糖衣炸彈,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______________

※目前
MAGI目前通吃、UL連隊中心、DMMd二週目只攻略Noiz陣線

※擅長
中二病、躺著也中槍、精神污染

※組織
裘龍、炎瑛、煌帝國和諧Family陣線、白龍關愛小組

※推廣
KALAFINA,保志總一朗,日野聰

※LOOP
CHEAT DANCER(Tokires)
I SEE FIRE (The Hobbit)
恋愛サーキュレーション (臨也Ve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