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08(Mon)

【Idolish7】昨晚你在床上不是這樣說(一織生日賀)

※ 一織生日快樂!怎說呢課金一發便抽到一織兔耳太高興了,來還願。

※ CP:17 ←不過戀愛味不重。



【Idolish7】昨晚你在床上不是這樣說(一織生日賀)


八乙女樂曾經在雜誌投票中獲選為「最想被他擁抱的對象」No.1,該知名雜誌總是定期舉辦不同話題的投票活動,內容層出不窮,例如這期新晉人氣男子組合Idolish7的成員和泉一織,便意外地被選為——


——「最想追求及欺負的後輩」

——的第五名。


然而隊中第一個收到消息的並不是一織本人,或是與他友好和睦的哥哥三月,而是隊長大和及被拉下水的七瀨。


只因雜誌的投票公佈傳統,並不是隨便直接公佈在雜誌上便行,而是要通過週末電視節目直播,由親友於節目中打電話告知獲獎人、紀錄他們收到消息時的心情,事實上是一個略帶採訪意味的公佈模式。


隊長大和近來接了該節目主持人的工作,想當然能提前得到雜誌結果,而七瀨則是雜誌方指定的人選,要由七瀨打電話告知一織當選的消息。


七瀨翻著手中薄薄的資料向隊長問道。
「我是沒有意見的,不過為甚麼會選我啦……?」


「好像說之前選的親人有守不住秘密而讓獲獎者提早知道了,所以近來有好幾次都是以獲獎者的朋友為目標,加上過程中很容易揭露出兩人之間的秘密,可以引起城中熱話。」
回憶著近來數次節目發生過的意外,大和坦率地道。

「噢、明白,可是具體是要怎樣告知一織他當選了?而且總覺得若然他知道是這個獎項……追求和欺負……呃,要是他直接生氣了怎辦?」
七瀨有點苦惱地問。


「其實生氣也是很可愛的反應吧,反正挺對觀眾口味的,七瀨你有沒有看過之前Trigger裡八乙女獲選『最想被他擁抱的對象No.1』時的電話錄音?當時採訪八乙女的人就是你哥哥,九條天。」
大和想了想,決定給七瀨一些課外參考建議。


七瀨盯著天花板回想了好一會兒。

「你這樣一說我有點印象……好像是…………」



——電視直播、電視臺現場——


「嗨、樂。」
穿著一身休閒裝的九條天站在鏡頭面前,設置了外放的手機就在他的手裡。

「總覺得有點不爽啊,我的話是絕對沒法想像被你擁抱的情景……」


「…………」
電話的另一端仿佛被九條的說話內容嚇唬了一樣,沉默了兩秒,之後八乙女平靜的聲線響起。

「……真是抱歉了,我也沒想過要擁抱你,假如我的賀爾蒙讓你有了非份之想,我不介意用暴力的方式幫你解決問題。」


接著八乙女便掛了電話,被誤會鬧出笑話的九條不忘向鏡頭露出了最溫柔的微笑,然後背著鏡頭急促沖向後臺,一看其背影便覺得充滿著怒氣,聽說最後出來收拾爛攤子的還是原本在一旁高興地學習的十龍之介。


——回憶結束——


「嗯……即是我需要給一織打電話,稍微談兩句後便可以恭喜他獲獎了吧……?」
七瀨略帶不安地問道。

「坦白說我還是覺得他會生氣的,他絕對會生氣的喔……」



「欸……為免你重蹈你哥的覆轍,要是一織生氣的話,你便馬上直接說『這裡是來自XX雜誌的賀電!恭喜你當選最想追求及欺負的後輩第五名!請問你的心情如何!』這樣吧。」
簡潔明快地給出解決辦法,大和用力地拍了七瀨的背以示支持。

「務求以最精簡的方式達成目標怎樣?」



仿佛吃了定心丸一樣,七瀨用力點頭道。

「嗯!就這樣做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家好!這裡是XX雜誌的投票結果公布現場!我是節目主持人二階堂大和,大家好!本期我們公佈的投票是『最想追求及欺負的後輩』,將會由第五名開始撥電給各個獲獎者,採訪他們的心情!首先讓我們來公佈這個獎項的第五名……」

早已熟悉鏡頭的大和一派穩重地說著,然後身體往後一退,帶出自己今天的隊友。

「說起來真不好意思,正是跟我同一個組合、Idolish7的和泉一織!真遺憾我當了主持人沒法當採訪記者呢,這次我們邀請了一織的朋友兼組合成員七瀨陸,有請!」


「大、大家好!」

帶著少年氣的笑容,七瀨誠誠坦坦地先作出自我介紹。

「我是Idolish7的成員七瀨陸,今日會採訪一織的獲獎心情,說起來其實還是有點尷尬的……雖然一織也算是我的後輩,他也確實經常因為年輕又會頂撞前輩而被組員取笑……」



「咳,我的話並沒有欺負一織,大概只有一點點。」

大和在一旁澄清道。


「……也許該這樣想吧,『最想追求的後輩』這個頭銜,還是滿讓我羡慕的,不過欺負那個就免了吧,總覺得會被他責駡不認真呢。」

在原則問題上,七瀨異常認真嚴肅地說著。


「我想一織能責駡的人應該只有你吧,你看看我誠懇的雙眼。」
大和推了推眼鏡。


「呃……會嗎?真的嗎?我想我們沒時間了、還是開始打電話吧……」


手忙腳亂地撥電話,七瀨把手機設成外放,讓所有人都能清晰聽到一織手機的接駁鈴聲,正正是他們組合的出道歌曲Monster Generation。


歌只播了不到十秒就中斷了,接著是一織溫和的聲音響起。
「午安,七瀨さん。」


「午安、一織……呃……你現在在做甚麼?」
七瀨努力把自己的說話內容扮得跟平常無異。



「剛複習好,在廚房泡咖啡,你正在回來了嗎?我記得今日你並沒有工作安排吧。」
聲音近得仿佛就是貼在電話上呼吸一般,一織的每一個咬字和發音都特別清晰,足以讓人想像他雙手正在忙著調配材料,一邊用肩和耳朵夾著電話的模樣,這個動作由一織來做,總是份外具男性魅力。


所以被投票選中成為最後歡迎後輩也不是沒道理的,因為他是一個早熟的少年,那種處於轉變期獨有的倔強和堅強的味道,確實很能引起其他人心動。


「嗯,我很快就會回來的、請幫我也泡一杯……」
習慣依賴對方幫自己泡飲料的七瀨當然知道這是一織的習慣,想到那場面就不由自主地露出一個受溺寵的表情。

「……不對、等等,那個,一織啊,你有沒有覺得……我會欺負你?」


電話的另一端停頓了一下,然後正色地反問。
「請別開這種玩笑,你有欺負我的能力嗎?」


「…………」
被打敗的七瀨失去了笑容,決定又回歸正題。

「……還是忽略那點吧,那麼應該是追求你的人很多吧,還全都是前輩為主…………」


「……你到底在哪裡聽來這些亂七八髒的傳言?」
不任自由地歎了一口氣,一織又再反問一次,然後又像是想起來甚麼一般,帶著一點調戲的笑意問道。

「其實追求我的後輩也不少,你現在才知道嗎?」


在鏡頭前的七瀨瞇起了眼睛,思考了一下後反駁。
「你少囂張,昨晚拆粉絲禮物時,收到小兔禮物的粉絲數量明明就是我比較多,我看到你收的都是布丁禮物,一般都是年紀比較小的粉絲才會送小兔吧,所以你的粉絲圈絕對以前輩為主。」


「那是因為小兔的主要色系是紅色,所以之前你才特別收得多……等等昨晚你明明跟我說沒有收到小兔禮物……」
一織理直氣壯地舉出合理原因,然後想起了昨晚發生的事,聲音開始變得疑惑,因為不確定而輕聲地問道。


「昨晚你在床上不是這樣說的……」


——昨晚你在床上不是這樣說的。

——昨晚你在床上不是這樣說的。

——昨晚你在床上不是這樣說的。


然後七瀨便當機了。


這麼曖昧的對話到底是在鬧哪樣?被打擊得頭腦不清的七瀨愣頭愣腦地抬頭,看到攝影師的嘴巴變成了一個圓圈,四周靜悄悄的仿佛能聽到這句話的回音。

即使知道對方是因為不知道目前正是被錄影才說出這種讓人誤會的說話,然而七瀨聽完一織那句話後依然臉紅得像熟透了的蕃茄,手也不知該放哪去了,大和幾乎就能看到他頭上冒出煙氣。


「噢My God……」
站在錄影機旁邊的大和瞪著雙眼,本來慣性摸著下巴的手都移到眼鏡上方扶著額頭,然後連忙示意急得手忙腳亂的七瀨說最重要的臺詞。



「是的、別管那個了!」
七瀨拼了命朝手機大吼。

「一織!這裡是來自XX雜誌的賀電!恭喜你當選最想追求及欺負的後輩第五名!請問你的心情如何!」


「…………」
對面又愣了兩秒,然後發現自己被整的一織似乎接受了錯誤的訊息,他以不思議的語氣對著電話質問道。

「你竟然背著我給這種比賽投票!甚麼叫想欺負的後輩!你就這麼想欺負我、到了饑渴的地步嗎?!」



「不!我沒有想欺負你!我只是負責傳遞消息的親友!」
七瀨急忙地為自己澄清,還要多強調一句。

「我、我也沒有投票!!」



一織粗喘了兩秒,不可置信地喊回來。

「——你竟然沒有投給我?!為甚麼??!!」



「…………」

失去思考能力的七瀨摸摸自己額頭,他突然覺得陽光很猛烈,臉很熱,有人跳進黃河洗不清,這次Idolish7不知道該怎樣解釋了,根本沒法解釋吧,怎麼他還不暈倒呢。


在這片沒人能作出反應的環境下,大和身先士卒,在鏡頭面前張開雙手,七瀨丟下電話,神色悲痛地喊著「隊長」,然後慢鏡頭撲進他的懷抱。


大和拍著隊員的肩安慰道。
「沒事的,沒事了,訊息量太爆炸了,我相信以後他們再也不會找你上這種節目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當日一織生氣得把自己鎖在房間裡,七瀨用盡方法都沒法讓他出來,最後被隊友們威迫利誘,跪倒在對方房門前懺悔。


「明日是你的生日……昨晚……昨晚你進來的時候……我怕藏不著……所以把被子一掀,小兔禮物全都藏在被褥下,然後我再躺上床擋住它們…………」
七瀨楚楚可憐地跪在地上,試圖向門內的人解釋清楚。

「我這不是見你每次都瞪著粉絲送給我的小兔,我想你心裡可能還是挺想要的吧……」


這也是一織對七瀨當時「在床上」印象深刻的原因,因為那時七瀨躺在床上的姿勢特別奇怪。


一織平板的聲音響起。

「我、完、全、一、點、也、不、想、要。」



「我的直覺告訴我你想要!你還特地過來我房間問我有沒有收到!」
堅持己見,七瀨不屈不撓地說道。

「總之我就是買了很多小兔……昨晚我在把它們整理放好,然後你問我有沒有收到小兔,我慌張起來便說沒有……」


一織再次強調。

「我、不、想、要。」


正要去廚房泡咖啡的大和經過走廊如此情景,只好充當好人為七瀨說兩句。

「反正都已經米已成炊了,一織你就放過他吧……不說也說了,而且那幾句話也不是七瀨迫你說的嘛……哎我看看、七瀨你連這幾隻限量版小兔也收集到了?我記得連網上拍賣也很難買到啊!」


「我玩夾夾機……玩了兩個下午才夾到的……」

七瀨無辜的聲音從門板傳來。

「這兩隻連拍賣網也找不到的,我站在店裡等了很久,等到一個女生願意跟我交換……」



這次裡面一點聲響也沒有傳出。



三月知道自己弟弟大概到這地步便開始心軟,也走過來幫忙說道。

「一織啊……其實七瀨也不是有意的,雖然今次你確實暴露了本……呃我是指被人誤會你的個性,不過以宣傳策略來說的話,這次可是讓Idolish7人氣增高了不少呢,還有很多人份外留意你倆,你們的粉絲俱樂部可是高興炸了…………」



然後他神秘地貼在門邊,輕聲地對裡面的弟弟說。

「為了賠罪,我還給七瀨戴了兔耳朵————」



門「卡」一聲馬上便打開了。



一織看著門外還維持著敲門姿勢、穿著全身兔子裝的三月,和跪在地上正在玩頭頂上戴著的毛絨絨兔耳、滿臉寫著可憐但又不太值得原諒的七瀨,頓時覺得心跳有點不好控制,沒法作出任何反應。



兩人看著當機的一織,互相對視了一眼,然後有默契地一起高舉手中一個裝滿小兔掛飾、還佈置成一個可愛家庭的禮物盒子,露出大大的笑臉。



「親愛的和泉一織!Happy Birthday!」


End.



所在地 >> 17粉絲俱樂部 >> 時事新聞 >> [投票]昨晚你在床上不是這樣說


不明覺厲的群眾來投票!大家覺得以下哪個可能性最真實!


1. 一織:「昨晚你說沒有收到兔子禮物,所以才要我穿上兔子裝哄你」

2. 一織:「昨晚你說沒有收到兔子禮物,所以親自戴上了兔耳頭飾給我看」

3. 一織:「昨晚你說沒有收到兔子禮物,所以我們cosplay兔子渡過了一晚」

4. 一織:「不用說了,想好怎樣在床上賠罪再找我」

5. 七瀨:「我……我現在去補個票成不…………TvT」



本來五個選項的得票相當,然而後來官方發了一織為某遊戲宣傳而穿上特別兔子裝的照片、以及七瀨在Twitter上發了自己戴兔耳頭飾的相片。


群眾表示玩不過官方,五個選項應該都是真實的。

tag : Idolish7,I7,和泉一織,七瀨陸,一織陸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No.20 || 武器

Author:No.20 || 武器
______________

自稱文藝青年,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糖衣炸彈,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______________

※目前
MAGI目前通吃、UL連隊中心、DMMd二週目只攻略Noiz陣線

※擅長
中二病、躺著也中槍、精神污染

※組織
裘龍、炎瑛、煌帝國和諧Family陣線、白龍關愛小組

※推廣
KALAFINA,保志總一朗,日野聰

※LOOP
CHEAT DANCER(Tokires)
I SEE FIRE (The Hobbit)
恋愛サーキュレーション (臨也Ve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