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06(Thu)

【MAGI】饑餓中進食(裘白)第六章

※ 警告,通篇小黃文,背後注意,未成年孩子你真的別進來了,或是你看完了也別告訴我,我內疚。

※ 哨兵嚮導前提,哨兵白龍和嚮導裘達爾,本文主CP是嚮導攻,哨兵受,腦補私設有,隱藏阿拉阿里意識。
※ 心虛地看著世界。



【MAGI】饑餓中進食(裘白)



第六章




裘達爾把機內螢幕切換成檢視戶外環境模式,白龍在廢墟中作戰的身姿馬上映入眼簾。



白龍身上的白色長身軍服已有點髒亂,但那並不要緊,修身的衣服和身上綁緊的皮帶依然清晰地勾勒出他的腰線,精製的軍靴在沙塵中踢起,大腿內側的布料因為被劃破而露出白晢的皮膚,帶著一筆誘人的血絲。



裘達爾隱約記得空軍制服還該有一頂黑色軍帽,那大概在作戰時丟失了。他略為可惜地想著。不過沒關係,以後他們還有很多機會慢慢嘗試。





眨眼間白龍已經把四周敵人全數清除,他在再三確認安全的情況下回到機艙門前,深呼吸冷靜下來後才按下通訊儀,然而在門剛開啟時他立即被嚮導扯進門扉,裘達爾早已急不及待把他摟進懷裡,然後用力往白龍一撞,兩人以相擁的姿勢緊貼在門上。



白龍只覺得他們就像是兩塊互相吸附的磁石,他只能把自己的身體更緊貼對方,裘達爾一雙深不見底的眼神與他彼此凝視,他沉醉其中完全沒法移開。



他們最初觸碰的是額頭,繼而是鼻尖貼在一起,每一下每一下呼吸都打在對方臉上像醇酒的芬香。裘達爾的左手手臂環在他的腰間,另一隻手托著白龍的後腦強迫他抬頭,嘴唇微微張開如蜻蜓點水般碰了一下白龍的唇,白龍明顯並不滿足於這份量的接觸,緊盯對方嘴唇的雙眼著急得快要發紅,終於抵不住對方訊息素的誘惑,伸出舌頭源著裘達爾的嘴唇邊緣舔吮。



這行為讓裘達爾回想起初見白龍時他也是這樣被迫舔吮自己手心,心裡有點竊喜,終於開口吻住對方技巧生澀的嘴唇,靈巧的舌尖滑過牙齒,他挑逗地吸吮著白龍的舌頭,托著對方後腦的右手用力把他壓得更近,深得幾近沒法喘息。



他的左手也沒有閑著,挑起了軍服的下擺,探入恤衫裡,比常人偏冰涼的手毫無阻礙地撫摸著白龍燙熱的腰身,那顯然是對方的敏感帶,白龍一邊深吻一邊沒法自已地扭動著避過裘達爾如玩弄般的觸碰,不知道這麼微弱的反抗只會讓對方更興奮;他無處安放的雙手緊抓著對方恤衫的領口,然後又變成了勾在後頸上下蹭磨。



雖然動作很生澀,但裘達爾還是被白龍弄得有點火熱,他猛然離開了對方的嘴唇,下身往前一頂,隔著多層布料兩人都能感受到來自對方熾熱的體溫,他用壓抑沙啞的嗓音問白龍。



「知道我將對你做甚麼嗎?」



白龍愣愣地點點頭,之後又搖搖頭,誠實地回答道。

「……我、我有在教科書上學習過,但大概都忘記了…………」





裘達爾沒有理會他的解釋,只是貼著他的唇吐出「結合」兩個字,單此兩字已足以讓一個哨兵繳械投降;白龍深呼吸了一下,然後閉起眼睛主動吻住了對方。



裘達爾一邊加深熱吻,一邊單手解開白龍的皮帶,黑色長褲直接落在地上,一雙修長的雙腿映入眼簾;因為不習慣突如其來的冷空氣入侵,白龍的雙腿下意識地往對方的中央靠攏,裘達爾從喉間發出了悶響,然後直接把人抱起往駕駛座走去。



為了適切所有駕駛員的身體,駕駛座設計偏寬敞,足以裘達爾坐在其中,再讓白龍跪伏在自己身上;他一邊愛撫著白龍的大腿,一邊玩弄著他的前端,白龍把臉埋在他的頸側不住喘息,雙手顫抖著為他從上而下解開恤衫鈕扣。



在白龍的手正要解開他的皮帶時,裘達爾開始快速地上下套弄,連自慰都鮮少的白龍從來未嘗過被別人操弄的刺激,只好咬住下唇不讓自己發出呻吟,裘達爾不滿地彎身啃咬他的喉嚨,迫他發出聲音。



「不……哈……不要這樣……」

白龍試圖用手臂擋在對方胸前,扭動著腰想要避開,他邊喘息著說,一邊被吻得喘不過來。



「太快……啊……不要……」



「……繼續脫。」

快要按捺不住的裘達爾把白龍的手強行壓回自己的下體,他的焦急已顯然而見,甚至放棄白龍半硬的分身,雙手伸到後方瓣開後穴,試探地把指尖抵在入口淺探。



「不准停、繼續、很快讓你舒服的……」



白龍被他半哄半強制地解開了褲子的束縛,裘達爾的分身已急不及待跳了出來,白龍模仿對方剛才所做的,用掌心沿著根部撫摸而上,只感到對方似乎又漲大了些許,聯想到等下裘達爾的身體就要進入自己的事情,他的臉簡直就像火燒一樣。



心跳快要超出負荷,直接飆上200。





「白龍、我忍不住了……我會陪你一起痛的,可以嗎?」



裘達爾親了親白龍的臉哄著對方,然後抬起對方的腰朝自己正面坐好,他讓白龍扶著自己的分身慢慢坐下,儘管白龍明知道此時響導對他下了精神暗示使他有答應的衝動,但實際吞下對方時卻也是心甘情願。



開始時穴道並不適應外物入侵,白龍因為過分的痛楚而不停嗚咽,裘達爾想了想,示意他咬著自己肩頸位置,那是訊息素最濃郁的地方,能有助哨兵減輕痛楚。但兩人努力了好一陣子,還是只進去一小半,終於白龍用哭腔鬧著。



「不行的、進不去的……嗚、我不做了…………」



此時裘達爾也有點後悔怎麼不忍耐著做完潤滑再進去,但箭已經上弦了,已經沒法像遊戲般重來,只好一邊沿著大腿上下色情地撫摸,一邊玩弄著對方軟下來的分身,在對方鬆懈下來時又挺腰進去一點,終於好不容易進去一半。



不論是白龍還是裘達爾也已滿頭是汗,裘達爾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於是邊親吻著對方邊退了出去,然後反身把白龍壓在身下,換成白龍坐在椅子中心雙腿張開,自己在椅子外彎腰抱著白龍的姿勢;由於這姿勢朝外開放,他把白龍上下看得一清二楚,盯得白龍羞恥地想把腿合上。



當然裘達爾不可能讓他這樣做,他用力把白龍的腿朝外壓,緊扣在自己的側腰,然後抱著對方的腰便重重地頂進去。



由於姿勢的關係,這次一進就進了一半,兩人深喘一口氣,之後裘達爾便再也不顧白龍的反抗和呻吟,不止地往前抽插,白龍被他頂得渾身發軟,只能像樹熊一樣攀在對方身上任他攻城掠地。



兩人都做得滿身是汗,裘達爾的汗頭沿著發尖滴落在白龍的臉上,此時白龍上身的軍服長袍已經淩亂不堪,下身卻一絲不掛地勾在對方的後腰,彷如主動求歡一樣;而裘達爾上下身就只有鈕扣和皮帶解開了,唯一露出的分身正在下方兇狠地進出,每次的插入和退出都開始帶出潤滑的液體。



在適應以後,白龍終於知道裘達爾所謂的「舒服」是怎麼回事,從精神梢觸的另一端傳遞過來的滿足讓他不由自主地把對方含得更深,更強烈的快感充斥在他們的感官之間;習慣了深度後,裘達爾開始有節奏地律動,每一下都為白龍帶來快感,白龍顫抖著抓緊他的背,因為他偶爾的粗暴而不自覺發出呻吟。



「嗯唔……好……快……」

白龍不能自已地發出呻吟,盛滿淚水的雙眼濕轆轆地看著對方。



「這樣好嗎?」

裘達爾看著對方,只覺得心中像是被機關槍掃射過一般激動,這種兩相情願的性愛比想像中還要讓人失控,他更賣力地往白龍喜歡的地位抽插。



此時白龍已經被操得說不出話來,只能不住迷亂地點頭,裘達爾也從精神觸梢感受到對方快要高潮的興奮,他情動地親吻著白龍的耳垂,舔去滿溢而出的眼淚,再深深吻住對方的嘴唇,貫穿他的身體。



訊息素的濃度到達前所未有的高度,白龍感覺到對方的兇器在體內又增大了不少,但由於已有足夠的潤滑,所以只帶來層層遞進的快感,雖然白龍的分身還不到泄出的時候,但他感受到裘達爾已經快了,馬上就要射在他的體內。



嚮導將要與他真正的結合,白龍在意識到這個訊息時身體異常地敏感起來,裘達爾敏銳地察覺到這點,一邊舔吮著他的耳朵一邊低聲地誘惑著對方說話,白龍配合著對方進攻的動作劇烈地收縮,在呻吟中勉強地吐出了不完整的字詞。



「射……在裡……面……啊啊、唔…………」





裘達爾沒有回應,又狠狠地往裡面操了好一會兒,一直讓白龍抱住自己親吻;直到高潮的時候卻沒有猶疑地從白龍的體內抽了出來。



性器終於忍不住射精,滾燙的精液射在彼此的大腿上構成了色情的畫面。





雙腿依然扣在對方的腰上,但得知嚮導沒有射在自己體內的意識,白龍怔了一下,然後淚水止不住地從眼眶滑下。





那感覺就像是被拋棄了一樣。





TBC.



以Sweet Pool作比喻的話:



裘達爾和白龍 >> 本能線

阿拉丁和巴巴 >> 理智線



此規律通篇適用。

tag : MAGI,裘達爾,白龍,裘白,裘龍,哨兵嚮導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No.20 || 武器

Author:No.20 || 武器
______________

自稱文藝青年,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糖衣炸彈,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______________

※目前
MAGI目前通吃、UL連隊中心、DMMd二週目只攻略Noiz陣線

※擅長
中二病、躺著也中槍、精神污染

※組織
裘龍、炎瑛、煌帝國和諧Family陣線、白龍關愛小組

※推廣
KALAFINA,保志總一朗,日野聰

※LOOP
CHEAT DANCER(Tokires)
I SEE FIRE (The Hobbit)
恋愛サーキュレーション (臨也Ve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