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06(Thu)

【MAGI】饑餓中進食(裘白)第三章

※ 好吧忘了說這章不是小黃文。

※ 哨兵嚮導前提,哨兵白龍和嚮導裘達爾,本文主CP是嚮導攻,哨兵受,腦補私設有,隱藏阿拉阿里意識。
※ 解說章節,本章阿拉丁主場,至於裘達爾和阿拉丁的雙嚮導設定,其實是為了彌補對雙MAGI的怨念。


【MAGI】饑餓中進食(裘白)



第三章



裘達爾和阿拉丁於短短兩年間,上位成為了整個嚮導哨兵的精神支柱。



阿拉丁擅長極大範圍精神共鳴,主要在後方防線展開屏障;裘達爾則是不要命的前線領袖,帶領著哨兵往前方毫不猶疑地衝鋒殺敵。





全國上下平民最關心的是他們到底會與哪個哨兵結合,哨兵中當然也有分強弱,例如練家數兄弟是目前陸軍軍隊中實力最高的,也有人對被稱呼為「海上君王」的辛巴達感到遺憾,因為他在數年前公開宣佈了自己將不會與任何嚮導結合的消息。



「他當然不會跟任何嚮導結合。」



放下手中的報紙,裘達爾帶著嘲諷的語氣平淡地對阿拉丁說道。



「辛巴達的力量已經超越了一個哨兵應有的範圍,他的野望也大,這樣的人不會讓任何人淩駕於他之上,更枉論把精神交給嚮導控制。」





「尤納恩正是因此離開海軍的吧……唔、真讓人傷腦筋喔。」



看上去像個貴族小學生的阿拉丁,身穿整潔小外套和西褲正坐在電腦桌前,一邊思考著軍隊的問題,一邊抬手露出手錶上的顯示的時間,尚欠10分鐘便到中午12時,示意時限將至。



「離開不是問題,問題是海軍有辛巴達支撐著,空軍的嚮導領導卻戰死已久,他說自己暈機,不願意補上空缺呢。」





「靠、找理由也找個好一點的吧,每次旅行能坐飛機的話他都不肯坐車,能坐車他都不會走路,能睡的時間他都不會醒著。」



裘達爾不屑地轉身脫下上衣隨意地甩在床上,然後彎腰從地上的衣堆找出黑襯衫和軍裝外套穿上。



組織為了穩定民心,安排了今天作為他們外訪出席會議的日子。



「不過上級沒強制把他派到空軍是正常的,那本來就不是我們發揮的區域,就算是你,去了也只有被射成篩子的命……嘿,走了。」





阿拉丁疑惑地看了裘達爾一眼,覺得今天的他有點爽快過頭。





兩年前的阿拉丁還是被養在圍城深處的實驗品。大眾只知道他是一個精神共鳴極強的天才,當年裘達爾暴走時無人能阻,但凡試圖進入圍城的所有哨兵都因氾濫的精神力上湧而發狂,平民兵中卻竟無一精英能確保可在毫髮無損的情況下生擒嚮導,組織束手無策,甚至已準備把尤納恩從海軍召回——儘管那遠水實在不能救近火。



在裘達爾開始衝擊中央時,阿拉丁終於走出了他自出生以來就居住的房間深處,站在中央大樓的大門外的他首次看到自己的複製原型,正雙目充紅放肆地破壞。





阿拉丁的身體複製自裘達爾的細胞,這就是他比裘達爾小這麼多的原因。



他的靈魂在很久以前被一個科學家無意中發現,那時的他還只是在空中飄浮的一根銀藍色的、如同琴弦一樣的線,驚喜的科學家偷偷地把他收在一座參天的玻璃器皿裡,並試圖與之對話,於是他以靈魂的姿態學習了語言,學習了情感,科學家的世界即成了他的世界。



靈魂把思維空間無限放大以接收更多知識,可是科學家是一個宅男,他的世界很小很小,除了數字和理論外幾乎一無所有,靈魂的學習因此開始緩慢下來。



靈魂只是靈魂,他與這個世界不在同一次元,但是他渴望並深愛著這個世界,他希望可以有一雙手觸碰這個世界,可以有一雙腿在草地上奔騰,擁有五官和肺腑去呼吸空氣,如同活在這個世上的每一個生命。





為了達成他的願望,科學家茶飯不思了好一段日子,最後終於想出了一個辦法。





「經過精密的計算和反復校正,我終於確定了一個能讓你正式成為人類的方法,但是你一旦誕生,就等於暴露在這個世界面前。」



「一般人類、甚至哨兵的身體都沒法承擔你的靈魂體積,我們會以目前最強的嚮導的細胞克隆一個足以容納你的『容器』。得到這具身體,代表了你將成為這個國家其中一名嚮導,組織有保密和保護你安危的責任,而作為代價,國家的安危也成了是你效忠和誓死而歸的義務。」



「這個世界有很多美好的事物,也有很多不能盡如人意的事情;你將會遇上很多很多人,也許會與他們擦肩而過,也許會相遇相知,然後分離;你會感受到快樂和歡喜,但可能更多的時候,你要面對的是痛苦、悲傷和孤獨。」



「但不論如何。」

科學家的嗓音低沈溫柔得像午後和徇的陽光。



「歡迎來到這個世界,阿拉丁。」







於是他誕生了,科學家為他取了一個代表擁有信仰並願為之赴死的名字(*),之後便再也沒有出現在他的面前。



阿拉丁活在一個充滿書籍的碩大的房間裡,那是科學家以前的居所,也成了他渡過年幼時期的子宮。由於他的種種資料依然需要被嚴密監察,故他從來沒有步出密封的房間半步,但他知道自己已經擁有了身體,很快、很快他就能出去,他會擁有很多朋友,他可以用眼睛看清楚這個世界,在陽光下沒命地奔跑,然後牽起朋友的手傻笑。





裘達爾的暴走打破了這安穩的現況,他粉碎了中央的外牆,迫使獨居在裡面的阿拉丁不得不現身,以憤怒的情況首次站在陽光下。



接下來便是喜聞樂見的精神衝擊,阿拉丁以超乎尋常的精神力一下子把對方的意識淹沒,被制住的裘達爾第三度被鎖在高牆裡,為此海軍甚至向中央發來賀電,短期內所有新聞報章皆把阿拉丁形容是奇跡之子,擁有兩個最強大的嚮導,國家以後於對鄰國的戰爭將有更大勝算。



於是阿拉丁終於正式站在世人面前,大家只是偶爾用兩位嚮導相似的髮型來開玩笑,沒人知道他的身體確實是由裘達爾細胞複製而成。

裘達爾想當然知道,但似乎對這件事不感興趣,他依舊反叛、自我,對阿拉丁態度隨便,喜歡出席會議就去,不喜歡就不去,要吃飯的時候不會幹活,要打架的時候拿起槍桿就砸。







前往出席公眾會議,走在前方的裘達爾甚至愉悅得吹起口哨,這讓阿拉丁感到異常在意,儘管對方本來就是一個喜怒無常的人,也鮮少把心情如此坦率外露。





「吶吶、裘達爾君,你今天心情很好喔,有甚麼好事發生了嗎?」

阿拉丁好奇地朝他問道。



「唔?連你也看出來了啊。」

裘達爾臉上湧起了笑意,卻沒有回頭,抱著手臂繼續走。



「因為……我今早在網上玩占卜,占卜說我將會遇見失散多年的好友啊。」





阿拉丁似懂不懂地點點頭,卻想起今天早上他進入裘達爾房間時他壓根還未起床;腦海繼續運轉,他打開裘達爾的電腦時曾顯示今日還未有過線上瀏覽的紀錄。





也許他是用手機玩的吧。阿拉丁想。心底一抹不安揮之不去。





私人通道中只有廖廖可數的工作人員走過,在遇見他們時都微微躬身示好,此時突然警鐘大聲作響,所有天花版都馬上轉變成告示危險的紅色,把室內渲染成一片緊張的氣氛,剛好站得最近的工作人員更被嚇得倒退一步背貼在牆上。



裘達爾和阿拉丁同時停下了腳步,站在原地待機候命。





所有人手腕上的通訊手錶同時彈出三維立體螢幕,在阿拉丁集中精神瞭解發生甚麼意外前,卻聽到裘達爾愉悅地哼了一聲,對他說。







「看、好事來了。」





TBC





*Aladdin is a male given name which means "nobility of faith" or "nobility of religion". It is one of a large class of names ending with ad-Din.


tag : MAGI,裘達爾,白龍,裘白,裘龍,哨兵嚮導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No.20 || 武器

Author:No.20 || 武器
______________

自稱文藝青年,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糖衣炸彈,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______________

※目前
MAGI目前通吃、UL連隊中心、DMMd二週目只攻略Noiz陣線

※擅長
中二病、躺著也中槍、精神污染

※組織
裘龍、炎瑛、煌帝國和諧Family陣線、白龍關愛小組

※推廣
KALAFINA,保志總一朗,日野聰

※LOOP
CHEAT DANCER(Tokires)
I SEE FIRE (The Hobbit)
恋愛サーキュレーション (臨也Ve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