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13(Wed)

【MAGI】饑餓中進食(裘白)第二章

※ 通篇小黃文,背後注意。


※ 哨兵嚮導前提,哨兵白龍和嚮導裘達爾,本文主CP是嚮導攻,哨兵受,腦補私設有,隱藏阿拉阿里意識。
※ 本文篇幅乃中長篇,不定期更新,只是為了滿足自己想看裘達爾和白龍穿軍服的心情所以(……)嗯是個坑。



【MAGI】饑餓中進食(裘白)



第二章




在察覺到精神觸梢的末端徹底失去了另一方的連結,裘達爾的力量徹底暴走,單消一擊便轟毀了圍城內四分之一的建築。



要知道嚮導和哨兵的精神和肉體連結是遠超過世上所有三次元物質的堅固,只有死亡能把他們強行分離;他殺紅了眼,在廢墟中漫無目的地找尋著對方並不存在的味道。



裘達爾從來不知道失去連結的痛楚能如此刻骨銘心。從出生開始他就被巫女的預言禁錮了自由,他只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一位罕有的嚮導,他擁有為國家所畏懼的力量,在十歲的測試中他已經能以共鳴控制上千名哨兵的意志,這個成績象徵了只要是在充滿哨兵的戰場上,他將戰無不勝。



他知道自己的另一半有絕大機會是一位與他精神領域相容的哨兵,而那位命中註定的人選將經過組織重重篩選,成為他十九歲舉行成年祭的賀禮。他對此表示強烈厭惡,第一個原因是他不喜歡女人,比起弱不禁風的女性哨兵,他更希望征服穿起軍裝一絲不苟的男性哨兵;第二個原因是組織即使安排男性哨兵與其結合,對方也只會是於身高和體格上把他打敗的壯漢——比起派出一位會被裘達爾掌控的哨兵,組織更希望通過一位元忠誠且在上位的哨兵來控制他;要知道當嚮導和哨兵徹底結合後,假如同步率達到百分之百,他們的實力將是個體的五倍以上,到時將更難以處理他反叛的問題。





直到很久很久後,白龍才想起一般兩位男性哨兵嚮導在一起的話,應該都是身體訓練較多的哨兵作上位者,裘達爾聞言時只是鄙夷地上下打量了他的身體,掀起自己的上衣露出精壯的腹肌,繼而身體力行地讓白龍體會上位者的權威。



裘達爾一邊從下而上地插入,一邊抓住白龍的手按向自己的腹上,讓手指劃過自己的條理分明的腰線和人魚線,落到兩人結合吞吐的地方,兇狠地說著你要再敢想著在上面,我就一輩子讓你騎乘在我身上,讓賽共把你看到一清二楚。



手上傳來相連地方濕漉漉的觸覺,那麼瘋狂的抽插本該帶來的痛楚卻絲毫沒有傳遞到白龍的身體,快感接二連三地攻擊著他的私處,白龍尖叫一聲,身體承受不住猛烈的快感,全射在裘達爾的小腹上去。



賽共伸手從後抱著白龍,伸出舌頭舔去他眼角滑下的淚水,儘管清楚賽共並不能實際觸碰他,這些行為卻足以讓白龍的羞恥心無限放大,哭得更可憐。



哭腔和內穴的收縮讓裘達爾的分身在白龍體內變得更硬了,他喘息著往上頂得更深,每一下都像是要穿透白龍正在高潮的身體、每一次跟白龍做愛都漫長得仿佛沒有盡頭。





扯遠了,那是他們再也不能分開後的事情。





裘達爾對於比被囚禁在鳥籠的小鳥還要可悲的命運深表痛恨,並且一直尋找機會去打破命運。



在遇見白龍時他還只是一個不到十八歲的少年,他是白龍第一個遇見的嚮導,其實白龍也是他第一個與之對話的哨兵,當時白龍還是陸軍,身上那套本該非常整齊的墨綠色軍裝被劃了一個大破口,露出背部略淺且均勻的膚色,湧出的鮮血沾濕了衣服,成了一種讓人想要狠狠撕開的顏色;白龍躺在地上呻吟著祈求他的拯救,訊息素不停外泄,甘美的味道追蹤著他打轉,包圍了裘達爾的五感。



這比那些壯漢或是女人都要好多了。在裘達爾認真思考之前,他已經本能地伸出了手,把自己的手腕貼上對方的嘴唇。在肌膚互相觸碰的瞬間,一種難以言喻的興奮和快感從他的脊樑升起,美妙得沒法停止。



他有一種預感,假如錯過了這次機會,他就再也不會找到身下的人。裘達爾向來隨心所欲,於是他把白龍臉朝下地壓在身下,處於青春期的兩具身體在訊息素的影響下馬上為結合作好準備。



裘達爾的視線餘光瞄到角落裡有一個模糊的人影,賽共畏懼地瑟縮在房子一角,他知道大部分哨兵的精神嚮導都是動物,也有人型的精神嚮導,但不論是哪一種都會本能地害怕自己,因為他是除卻阿拉丁那種人造兵器外,這個城市裡最強大的嚮導。





白龍仰起頸項,雙眼發紅地看向他,誠實的身體卻沒有絲毫拒絕,裘達爾就在對方的顫抖和期待下毫不留情地插進去,太過粗暴和直接的碰撞使所有最細微的遼縫都被強行填滿,他深呼吸了一下,把手伸進白龍的上衣按緊他的腰肢,然後攻城掠地。



那些本該是疼痛的動作都在精神觸梢的結合下化成酥麻的快感,裘達爾連思考的時間也省略了,侵佔得越來越深,而白龍則本能地鯨吞著對方的所有,嘴角洩露出不知道是愉悅還是其它的呻吟聲,渴求著嚮導的佔有。





白龍對嚮導的最後記憶是,對方就著相連的姿態含吮著他的耳垂,繼而深入他的衣領,在他的頸背留下了一個不再消失的牙印。





然後,擁有那段記憶的白龍就再也沒有然後。白龍畢業後回家渡過了一個平靜的假期,在被派往空軍赴兵役前夕,已一年多沒有感受到來自另一端訊息的精神觸梢突然傳來了共鳴。



儘管共鳴比不上對話,白龍除了感受到其中傳來的愉悅外便再也不清楚對方的一切,但足以讓他錯愕不已。他考慮了一整天終究禁不住一年多來的思念煎熬,終於忐忑地朝精神觸梢的另一方發出了感覺訊息。



在他得到回應前就被行動迅速的軍隊敲暈送到實驗室洗去記憶,鏈結單方強行中斷。





因為精神及肉體的結合只有死亡能把其分離,裘達爾就是從那時開始得知自己哨兵死亡的消息,急促得他還未有機會去知道這個哨兵的名字,精神觸梢宛如被截肢一樣,他只能用暴走的方式去發洩自己的痛楚,沒有人能制止失控的他,最後唯有靠阿拉丁以強大的精神共鳴把他的意識淹沒。



醒來後裘達爾再也沒有提及那個哨兵的事,仿佛那已經成為他的禁忌。他的成人禮在這場鬧劇中無聲無息地過去了,後來他與阿拉丁一起正式踏上了陸軍戰場,雙嚮導的力量所向披靡,祖國連環打敗了鄰近的數個國家,又為了站穩於世界的舞臺而改為統整鞏固內部勢力。





他沒有提起,卻也不曾遺忘。





TBC

tag : MAGI,裘達爾,白龍,裘白,裘龍,哨兵嚮導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No.20 || 武器

Author:No.20 || 武器
______________

自稱文藝青年,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糖衣炸彈,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______________

※目前
MAGI目前通吃、UL連隊中心、DMMd二週目只攻略Noiz陣線

※擅長
中二病、躺著也中槍、精神污染

※組織
裘龍、炎瑛、煌帝國和諧Family陣線、白龍關愛小組

※推廣
KALAFINA,保志總一朗,日野聰

※LOOP
CHEAT DANCER(Tokires)
I SEE FIRE (The Hobbit)
恋愛サーキュレーション (臨也Ve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