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22(Tue)

【MAGI】永恆沉睡的寒冬森林(裘白)

※ 平行時空的滅世時期,少量架空別深究。
※ 無病呻吟,定期文字復康中。


【MAGI】永恆沉睡的寒冬森林(裘白)


這是一個記不住傷痛的世界,因此歷史總是一再重演。



四周屍橫遍野血肉陌阡,骷髏堆積如山,他跪坐在祭壇中央,一切已經結束。


白龍身上的血跡深淺不一,黑紅色染滿了姊姊為他縫製的白衣。鋪天蓋地的絕望是從在看到姊姊為救他而身首異處時開始失控澎漲,他再也控制不住體裡瘋魔,動盪已久的恨意破土而出,他顫動著揮霍著手中的纓槍,殺戮得快要窒息。


不論是無辜與有罪,老或少,男或女,與其說是要這些人為他最愛的姊姊殉葬,更像一場只為捏碎這些人餘下的世界的屠殺。世界為他帶來的痛楚太痛,穿透了靈魂,過度用力的指尖被磨光血肉成了白骨,他的眼眶被血塊堆滿盲目如同瞎子。


他試著在裡面挖掘出姊姊的屍首,卻怎麼怎麼也找不回來;他恍怔想起消失的黑魔神,也許作為敗者死去的王之器並沒有擁有遺體的資格,這是他們得到力量的代價,也成了一切惡夢的開端。


長髮散亂地披在肩膀,白龍失神地瞧了瞧祭壇下堆疊的失去生命的軀體,又看著趕到他面前的裘達爾,對方穿著與他一樣的寬袍,同樣出自姊姊的溫柔的手心,他伸出手想要觸碰,卻又怕那麼漂亮的純白被自己雙手染汙而停頓了。


裘達爾居高臨下,屏息凝視著對方,終究抓住了白龍的手把他擁入懷內,兩人的身體俱是冰冷,裘達爾一廂情願的擁抱並不能為彼此帶來溫暖。



死罪不可免,活罪亦難逃。



「我要死了,裘達爾,我……」

白龍抿著蒼白如雪的唇,乏力的手抱緊對方的背如同溺水的人抓著最後一塊浮木。

「我著魔了……待我死了後,你去選擇別的王之器、吧……」



「這個世界本來就該完蛋,但你不可以死。」

裘達爾顫抖斷絕的聲音從白龍的肩裡傳出,他搖搖頭按著白龍胸前深入骨髓血流不止的傷口,試圖以魔法凍結傷勢,然而時間沒法停滯不前,一切徒勞無功。

「我有很多王,但我最後選擇的只有你……」



溫熱的血液燒灼著彼此的肌膚,承諾比謊言悲傷,真相無處可逃。



「你不能死、你不能留下我一個……所羅門的命運要我們分開……但死亡不能把我們分開……」

淚水溢滿眼眶使他的視線模糊不清,萬千魯芙在灰鐵色的月光下飛舞如同送葬隊伍,魔奇和他的王將要生死相隔;裘達爾一雙通紅的眼瞳仇視著虛空,眼裡佈滿對世界的敵意。

白龍的眼淚像傾盤大雨跌落在對方的衣襟,看向屍骨堆積如山的雙目卻也充斥著淩遲般的殺意。



「我們的新命運……只要打破,下輩子、我們便能在一起了……」


裘達爾低頭親吻他淩亂的髮絲,抱緊著對方不願放手。在這片沉靜中,濃重的黑霧聚集在空中形成了兩把冰刃,赤裸而鋒利。

白龍凝視著停在半空的刀刃,突然領會到裘達爾的決定;他終於不能自已放聲大哭,張開口欲言又止,破碎的聲音變成哽咽,哭得肝腸串斷。



魔奇決定與他的王一起迎接死亡。



「即使我們再也看不到明晨破曉。」


裘達爾利用白龍的手握住了鋒利的冰刃,沒有溫度的利刃劃開了兩人的掌心,血液染紅了透明的刀鋒,直指自己的心臟位置。


「然而,下輩子的晝夜將為我們長相死守,世界再也不會出現夕陽的影子;黑夜鯨吞白光,死亡取代安眠。」



「我們快將相見,重逢即成永遠。」

白龍強壓著喉嚨的哭腔許下誓言,凝望著裘達爾蝴蝶圖騰般的雙眼,這將是他們在這個世界看到的最後一幕。



「白龍,等我……在下一個世界,不論要等多久,你也要等我,你一定要選我。」

注視著對方,裘達爾伸出舌頭舔去停留在白龍眼睫毛上的淚水,白龍的手在顫抖,他手指的關節用力得泛白,刃尖劃破了布料,貼在他胸膛的皮膚上沒有距離,等待著最後奪取生命的一刻。


「不然你選誰,我便殺掉誰。」



「我不會花時間等待你,裘達爾,你得趕緊……」


白龍的血源著刃尖滴在對方的胸前,刀鋒緩緩推進,那種穿透骨骼劃進血肉的感覺嘔心得讓他想要乾嘔,然而他還是堅定地回答,以近乎絕望的語氣。


繼而用力,冰刃一下子插進去沒入一半,穿透了裘達爾的心臟從背而出。



「不要讓我等太久……裘達爾……唔嗚……嗚嗚……………」


失去生命的身體往前靠在白龍身上,白龍閉起眼睛痛苦地大哭起來,淒慘孤寂的哭聲在四周回蕩,一直以來牢牢緊閉的心牆崩潰成碎片,這次再也沒人會為他抹去滿臉淚水。


白龍沒有拿起另一把冰刃,他抽泣著扶正裘達爾的屍首,把自己的心臟對準了插在對方胸前余刀的另一端,他的視線開始模糊,卻堅定地靠向對方的懷裡。




閉起雙眼他回到很久很久以前,記起了小時候對方在樹上咬著蘋果不耐煩地等待他下課的模樣;他正坐於室內聽老子講學,因為外面有人始終等候著自己而感到安心。




數之不盡的魯芙在空中鼓動和旋轉,夾雜著無數靈魂天崩地裂的吼叫和哀號,兩人的身軀沒法保留,在黑翅的陰影下化成薄冰霜雪,從此在晝夜的星河映照下閃閃發亮。


四周的溫度急促下降歸零,空氣中的霧水從祭壇中心開始集結冰封,霜雪覆蓋天地,卷席了黑夜,方圓百里浩瀚的土地凝結成一大片永恆沉睡的寒冬森林。




而那座森林裡連在一起的冰雪,直到世界毀滅亦不曾融化。




End.




五月工作六月工作五月工作六月工作五月工作六月工作。

希望大家不要嫌棄短小的阿武,我短小但很精幹的。


tag : MAGI,裘達爾,白龍,裘白,裘龍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No.20 || 武器

Author:No.20 || 武器
______________

自稱文藝青年,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糖衣炸彈,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______________

※目前
MAGI目前通吃、UL連隊中心、DMMd二週目只攻略Noiz陣線

※擅長
中二病、躺著也中槍、精神污染

※組織
裘龍、炎瑛、煌帝國和諧Family陣線、白龍關愛小組

※推廣
KALAFINA,保志總一朗,日野聰

※LOOP
CHEAT DANCER(Tokires)
I SEE FIRE (The Hobbit)
恋愛サーキュレーション (臨也Ve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