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04(Tue)

【MAGI】死寂之森(斯緹)

※ 故事裡出現的傳說,源自埃及神話。

※ 解說章節,Bug很多Bug很大。

※ 此為《無果花》系列故事首章,依次序為《死寂之森》、《貓咪,好久不見》、 《親吻的象徵意義》和《重要的事在眼皮下》。


【MAGI】死寂之森(斯緹)







「死亡不是終結,而是另一段旅程的開端。」




十四歲的斯芬托斯用手腕撐著下巴,用羽毛筆在羊皮紙上畫出不同奇怪的符號。他以火柴人表示人的身體,旁邊畫了一隻小鳥代表靈魂,上方還有一個工整的圓。


「每天晚上,靈魂都會離開身軀,直到早上才回歸。」


他指一指火柴人,又在它和小鳥之間劃下雙向箭頭。


「身體充其量只是一個容器而已,所以我們不懼怕死亡。在一般層面來說,靈魂跟魯芙是相同的,但我家鄉的傳說並不主張會自動回歸命運之流的魯芙,因為靈魂是獨一無二的,我的祖宗認為,人死亡後,可以帶著自己的記憶重生。」


緹特斯趴在桌子上,聚精會神地看著斯芬托斯畫出來的各種傳說,從來沒有接觸過人類生活的他,甚至不曾用墨水畫出咒符以外的圖畫。


前陣子瑪露迦要求他為她說床頭故事,談一些可愛和可惡的怪物,結果只在地上活了一年的緹特斯口齒不清地捏造了一個小故事,瑪露迦睡前帶著疑惑的表情深深打擊了特優生的自尊,把他困擾得輾轉反側。隔日特優生跑到魔法圖書館查看資料,翻了半天卻發現裡面只有咒文和魔法相關的資料,顯然不是適合人類孩子幻想的讀物。

思前想後,能勝任的人只有一個,不是拜托、只是稍微詢問一下。緹特斯那雙勿忘草藍的眼眸狠狠地盯住斯芬托斯煮飯的背影,坐在飯桌上吃飯時又殺氣騰騰的死瞪著他的臉,直到斯芬托斯受不了這種氣氛把他拖到房間單獨對話,他才吱吱喃喃地說想要聽故事。


之後緹特斯又從「搜集故事給瑪露迦」,演變成「我很想聽故事」,於是斯芬托斯便抽空給他講述不同國家的故事和傳說。


「那麼這個圓圈呢?」
緹特斯指著小鳥上方的圓好奇地問道。

「除了有身體、靈魂,靈魂與魯芙又是不一樣的東西……餘下的是精神意識嗎?」


「挺聰明的,不過猜錯了。」
斯芬托斯得意地說道,骨節分明的指尖戳著自己胸前被白布覆蓋的位置。

「這是心臟,就藏在我們胸口中間,每個人都有一個心臟,紀錄他一生中做過的所有事情。一個人死後要被審判能不能得到永生,有個叫阿努比斯的死神會把他的心臟放到天秤上,計算善和惡的份量來決定他能否受到庇護、前往下一個世界。」


「心臟……?」
緹特斯狐疑地盯著他的胸口看,又摸了摸自己的,雙手按在胸前感受著裡面微不可察的跳動。

「就是這個會扑通扑通的地方?是圓的?把文字刻在上面作紀錄嗎?」

「甚麼扑通扑通,那是你心臟跳動的聲音。」
斯芬托斯沒好氣地解釋道,即使他早就見識過緹特斯有多缺乏生活經驗,但依然沒法想象這樣的對方是「學院第一優等生」,只能感嘆術業有專攻,誰叫老子是補師不是攻擊系。

「死亡的時候,心臟就會完全停止,我們也是通過聆聽心跳和呼吸來確認一個人是不是完全死亡……老子又沒見過真的,好像不是圓的、是橢圓吧。」


「把耳朵湊過去就能聽到心跳嗎?」
緹特斯好奇地問,湊近得斯芬托斯可以看到其白晢的皮膚幾近透明,清秀單薄的容顏在安靜時精致漂亮得像個人偶,這經常讓人誤會他是一個溫文爾雅的好學生。

但當一個實際戰鬥力高能的攻擊系魔術師突然向你伸出爪子,斯芬托斯完全笑不出來。


「喂喂、你想對老子幹嘛?!」
感覺到對方溫熱的呼吸接近自己的胸前,斯芬托斯慌亂地搪塞著,擔心脫線的緹特斯對他的心臟有興趣,想挖出來確認形狀。

緹特斯把頭埋在他的胸前,耳朵貼在衣服上。

「笨蛋,讓我聽聽!」
看到斯芬托斯還在掙扎,緹特斯乾脆強行把掩住他的嘴巴使他沒法作聲,另一隻手在對方的胸前摸索,一邊用耳朵仔細傾聽。

隔著布料並不能很清楚感受到脈搏的跳動,他只能粗略知道那是一下一下穩定的節奏,在皮膚底下時而收縮,時而擴張,血液匆匆填滿又匆匆離去。緹特斯彎著腰伏在對方身上屏息靜待,纖長的眼睫毛專注地眨了又眨,認真得斯芬托斯動也不敢動,連呼吸也忘了。


「怎麼你的心臟好像越跳越快了……」
緹特斯好奇地戳了一戳,從下朝上看向他翡翠色的眼瞳,挑起眉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比剛剛快很多喔?」


媽的。斯芬托斯一下子就不幹了,緹特斯在他心中剛剛建立溫婉柔和的形象馬上崩潰。身體的熱度迅速朝臉上湧去,他生氣地拍開對方狼狽往後退,緹特斯滿臉無辜地鬆開扼住他嘴巴的手。


「廢話,那是生命的證明,要是不跳的話老子就死了。」
心有餘悸地撫摸著自己的胸口順氣,絕對不會回答心跳加速的原因,斯芬托斯聰明地選擇了轉移對方的視線。


「笨蛋,即使我們都是男的,還是不能這樣撲過來啊,真是的、要是不小心碰到或是看到、肚……的話…………」
斯芬托斯低聲地喃著,「肚臍」的隱秘性是哈利奧巴布德的傳統,只能讓最重要的人觸碰,他連說出這個名字的勇氣都沒有。

「——喔喔?」
緹特斯微妙地頓了一頓,顯然思考迴路想歪了,他仰起頭瞇起眼睛,慵懶地說道。

「你怕我不小心打斷你的肋骨?不會啦,這方面我控制得很好,不會亂用超律魔法,你要對我有信心。」


「……斷掉肋骨這種小事我可以自行治療,想繼續聽故事的話就給我坐好,不然我就跟瑪露迦去花園栽花了。」
斯芬托斯終於拿出了作為導師的氣概,把羊皮紙捏在手裡,作狀要把它捲起收拾。

「小器鬼。」
緹特斯這樣抱怨著,卻俐落地馬上回到座位坐好,著急地問道。「之後呢?亡者要到哪裡去?」


「嗯哼。」斯芬托斯滿意地點頭,然後開始解說。

「如果這個人有資格得到永生,死神就會把他引導到歐西里斯面前。歐西里斯是個厲害人物,他有一張綠色的臉孔,負責統治死亡之森,是世界邊緣的王。善良的人的靈魂會一直在那兒等待,直到時機成熟就能回到自己的身軀蘇醒,不過犯下罪惡的人就糟了,他們很快會受到懲治。」

斯芬托斯一邊說一邊放輕聲量,句尾幾乎是緹特斯聽不到的嗓音,然後在羊皮紙上畫出一隻奇怪的生物。

「犯下罪惡的人呢,他們不會去死亡之森見死神,心臟會直接被拿去餵惡魔阿米特。聽說阿米特長得比迷宮生物還要巨大、五官更加醜陋,牠的上身是獅子,下身卻肥大得走不動,足足比整個城市還要大,每天的糧食就是一顆又一顆停止跳動的心臟。」

模仿著小時候父親怎樣用阿米特來恐嚇自己,斯芬托斯雙眼瞪大,以發狠的眼神凝視著緹特斯,就差沒有咧開嘴巴裝作一口咬下去的樣子。

蜷縮在桌子上的庫庫爾坎,合時地朝兩人噴出了火焰,嘴巴一開一合似乎想恐嚇他們。

緹特斯先是怔忡了一下,然後打了一個寒顫,接著像是回憶到不幸的事情,他不可控制地揪起了眉心。


「善良的人會留在死亡之森,如果被吃了心臟,就不能回來了。」
他的唇緊緊地抿成一條泛白的線,沙啞的聲音從喉嚨逐一溢出,像是緊緊咬著牙關發出的聲音,眼瞳裡沒有一絲笑意。

「——哥哥死了,沒有回來,是因為他的靈魂還停留在死亡之森?還是他已經被吃了?」


這下子斯芬托斯真是徹底地愣住了,他沒有聽說過緹特斯有哥哥,還是早夭的,他還認真得把傳說代入生活去了。

緹特斯的臉孔有點蒼白,劉海掩蓋了他低垂的眼睛,他本來就是個頤氣指使的人,身上孤高和不善交往的態度都顯示他像是家中的獨生子,從中可以推測哥哥大概早在能與他一起成長之前便離去了。
這讓斯芬托斯感到十分沉重,就像是自己說開了禁忌的話題勾起一些沒法補救的悲傷回憶,他內疚地搔搔頭,思考著該怎樣安慰對方。


「也不一定,也許他就在死亡之森裡,等著適合的時機才蘇生。」
沉默了好一會,斯芬托斯才緩緩開口說道。

「如果他有很愛很愛的人,可能死神會容許他等待所愛的人也到達死亡之森,才一起前往下一個世界。」


緹特斯抬起頭,眨了眨發紅的眼眶,可憐的表情像被雨淋得濕漉漉的小貓咪,卻又因為斯芬托斯的解說而得到了希望。
「你的意思是……也許哥哥在等我?真的嗎?」

「嗯。我剛剛才說過,死亡不是終點。」
斯芬托斯堅定地點了點頭,猶疑了好一會兒還是不敢伸出手撫摸對方的頭髮,只好轉成撥開自己前額的銀髮。


「死亡之森,雖然是一個不祥的名字,但裡面的人還是幸福的、因為他們有可以等待的親人和將來。」

「是嗎,不過我覺得留在死亡之森的人好寂寞,不曉得要等多久。」


用手背揉揉眼睛,緹特斯嘟囔著趴在桌上,修長的手指傭懶肆意地指著羊皮紙上扭曲的動物,側著頭理所當然地問道。

「這個阿米特長得很醜,你畫得更醜了,到時我可不可以把他殺掉?這樣大家的心臟就能保留了,誰也能得到永生了喔。」


「老子最看不順眼的就是暴力英雄主義。」
斯芬托斯抽了抽嘴角,直接說出作為和平主義者的立場。

「誰都能得到永生的話,那就沒有審判他們所作所為的意義了吧,富二代。」


緹特斯不滿地嘖了數聲,喃喃著才不要被醜東西吃掉哥哥,又不服氣地說。

「哥哥是很厲害的人,才不會被阿米特吃掉,他一定在等我。」


「對對對、你家最厲害了,貴得不能再貴的貴族。……可你也不用太急著去找哥哥,他在那邊不急的。」
斯芬托斯站起來,看著趴在桌上看似在回憶親人的緹特斯,不得不提醒道。

「我想你老家是大家族,大概會有很多成員吧,但除此以外還有我們呢,阿拉丁、瑪露迦……那個、其實我都——……」



此時一響亮的童嗓從門外傳進來。

「——斯芬托斯!你學壞了——說好了要跟我去種無果花,卻竟然遲到了……」
瑪露迦邊喘氣邊說著,抱著泥土鏟子,雙目瞪得像貓瞳一樣大。

「我在花園等你,你竟然在看書——…………呃……那個、我也想看,可以嗎…………」

「沒關系的瑪露迦!我今晚就能給你說床頭故事!」
緹特斯著急地站起來,連忙把自己整個身體壓在桌上,掩著凌亂的書籍和羊皮紙,理直氣壯地說道。

「我以斯芬托斯的名字起誓,保證這個故事一定讓你滿意。」


「喂喂、老子的名字可沒有這用途,以別人的名字起誓甚麼的,你別給我的祖宗亂添麻煩好嗎。」
持續吐嘈,斯芬托斯用力推開緹特斯,把快要被壓垮的書籍一本一本收在臂彎。


不滿而凶殘的緹特斯,毫不留情地把對方連書籍一下子推翻在地上,然後在塵土飛揚的房間中居高臨下地睥睨著HP歸零的斯芬托斯,又因為想到甚麼而笑了起來。

「……嘿嘿,這樣你的心臟會被刻下我的名字吧……『名字曾被貴族緹特斯作起誓』……嘖嘖、讓你賺了。」

「以你莫名奇妙的邏輯來說,我的名字也會刻在你的心臟上吧、『曾使用名震世界的治療系魔法師——斯芬托斯的名字起誓』……」
斯芬托斯焦頭爛額地從地上爬起來,一邊拍著庫庫爾坎安撫牠被傷害的心靈,一邊認真反駁。

「……我肯定死神不會管這芝麻綠豆大的事,他不會。」


「……你們到底在說甚麼呢?」
瑪露迦站在一旁認真地問道。


「今晚我會解釋給你聽喔,現在先去花園吧、是種花嗎?我跟大樹先生是好朋友,一定比斯芬托斯那個呆子能幹!」

緹特斯溫柔地抱緊瑪露迦,牽起她的手走出房間,於離開前還是回頭朝斯芬托斯留下了一段話。



「不過想到可以把我的名字刻在你的心上,感覺似乎還不錯的,嘿。」



被留下的人聽著被留下的說話,停滯了很久很久,然後掩著了臉上即使是黝黑的膚色也遮蓋不住的熱度。



「…………糟了,怎麼……感覺真是不錯………………」



End.



我以你的名字起誓,然後在你的心臟刻下我的名字。



距離停止呼吸尚餘___天。

tag : MAGI,斯芬托斯,緹特斯,斯緹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No.20 || 武器

Author:No.20 || 武器
______________

自稱文藝青年,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糖衣炸彈,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______________

※目前
MAGI目前通吃、UL連隊中心、DMMd二週目只攻略Noiz陣線

※擅長
中二病、躺著也中槍、精神污染

※組織
裘龍、炎瑛、煌帝國和諧Family陣線、白龍關愛小組

※推廣
KALAFINA,保志總一朗,日野聰

※LOOP
CHEAT DANCER(Tokires)
I SEE FIRE (The Hobbit)
恋愛サーキュレーション (臨也Ve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