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04(Tue)

【D系列】不老的少年(鞅武)

※ 由於很冷門所以碎碎念一下,原作是天航的小說《D系列》,描寫D04以前的事,跟D04劇情相關。

※ 上司下屬外出殺人,冷冰冰的商鞅與用炸藥溫暖人心的蒙武(不是重點)

※ 槍械Bug有,隱喻有。



【D系列】不老的少年(鞅武)



滿身塵土的蒙武用鑰匙打開旅館的房門,瞄了一眼正坐在桌前看書的商鞅,生氣地朝他丟了一把斷成兩截的手槍,然後逕自跑進洗手間洗澡。


商鞅迅速接住了自動手槍,臉上冷冰冰的表情恒古不變,他把手裡的殘骸合併細看,發現彈頭在膛室裡卡住了沒有射出。

這種情況很罕見,假如擊錘撞擊撞針時子彈沒法順利推出彈頭,子彈內燃燒的火藥和氣壓可能會令膛室爆炸,膛炸時槍手無疑等於手持炸藥,非常危險。商鞅原先以為是子彈內藏的火藥爆炸引致手槍破裂,但完整分成兩截的殘骸卻證明事實是蒙武因一時意氣而砸破。


把蒙武差點搞砸任務一事暫放一旁,商鞅腦海迅速思考,設計出一種可以暗算敵人的方法,一般依賴槍法的槍手在體技上都較為遜色,只要設法讓任何半自動及自動手槍卡彈,敵人則如同赤手空拳,他們便能穩操勝券。


對別人來說是不可能的隔空操作,是商鞅最擅長的招數。


至於蒙武那些亂七八糟的改造槍……



蒙武從洗手間走出來,用毛巾擦著濕透的頭髮,難得沒有戴上眼罩的臉上依然流露出深深不忿的神情。由於蒙武因練槍關系、習慣只允許右目外露,因此商鞅鮮少看到對方脫下眼罩,一直不曾有機會看到那雙水綠色的眼眸完整出現於日光之下。


於是他微微仰頭,不由定睛看著那雙淡色的眼瞳充斥著生氣,一直、像黑暗中的燭光一樣永不熄滅


「你動我的槍幹嘛?」
蒙武沒有發現商鞅的凝視,只看到對方正半蹲坐在地上打開他專屬的槍械箱便率直地發問。他可不曾聽說商鞅缺槍,再說改造槍亦不是對方的菜。


他知道商鞅從來不使用武器,他的頭腦就是最可怕的武器。


「改造槍易生意外。」

商鞅說道,逐一把部分被改造過的槍械解體,並把其重要部分捏碎使其不能再使用。蒙武暗地吐了吐舌頭,知道差點膛炸影響任務,自己理虧在前,沒法拒絕上司的決定。


「以後我會培育一種蟲……讓對方的槍卡彈,你也別再用自動步槍了。」


「嘖……要不是卡彈,老子就用不著炸了半個隧道才完成任務,那富商早該死了…………培育蟲?啊對你是生命工程系……」

因過失而露出懊悔的表情,蒙武在床上盤膝而坐,不服氣地絮叨著,只好雙手忿力繼續擦頭髮。突然雙眼一閃,彎下身搶過商鞅手裡的的比利時M188轉輪手槍,帶著少許懇求的語氣問道。

「這把保養得很好的、我保證不會卡彈,留著行不行?」


他的身體湊得很近,足以讓商鞅嗅到他剛使用的沐浴露的薄荷味道,以焦灼的眼神凝視著商鞅。從商鞅的角度來看,窗外的星星火光映照在對方的眼眸,包含二十多年的晝夜星辰,照光了少年永不衰老的模樣。



曾經胡鬧的學生磨平了時光,不老的堅持驚豔了歲月。



蒙武窺見商鞅沒有阻止,便是默認了可以讓他處理,於是他伏在床上輕手輕腳地在對方手裡抽出愛槍。當他正滿心歡喜地打算把槍藏在枕頭下,商鞅卻目無表情地伸出手,無聲示意要他歸還槍械。


知道壓根打不過對方,只好忍住向商鞅甩炸藥的衝動,垂頭喪氣的蒙武屈服地交出愛槍,心痛得背過去不敢再望自己的槍械箱,只好更加鬱寡地擦頭髮。


不久後傳來關箱上密碼的聲音,蒙武終於松一口氣,躺在床上稍作休息,忽然又轉身朝商鞅問道。

「你餓了沒?今晚打算外出吃飯麼?今日坐火車時旁邊一個很漂亮的妹子說附近有家很棒的中菜館兒,不如晚餐去嘗嘗好嗎?」



再度坐在桌前飆書的商鞅平靜地指著一張被貼在牆壁上的報紙,在無人留意的一小角寫著「洛城地溝油無法無天,報告記者李X被殺」


不知是哪份報紙為了悼念這位無私的記者,無視警方所說的「沒有與揭發地溝油一事的關聯性」,冒著被停刊的危險刊登出種種真相,商鞅還特意圈起了「洛城」兩字,正是兩人所在的城市。


蒙武抄起報章再三細閱,死者在生前與家人的合照裡顯得那麼從容幸福,一個敬業樂業、為了同胞的安危而奮鬥的好人,卻死於非命、死于正義、死於被利益主宰的社會、死于泯滅良知的同胞手裡。家屬的哭號幾欲破紙而出,他不可抑遏地抓緊了拳頭,單薄的紙張在手裡接近揉破;他張開口想說些甚麼,最後卻只能發出一聲無奈的歎息。



腐敗的社會用智慧殺人。


國家遍地黃沙,信仰被金錢埋葬,死者的犧牲不值一談。


這使他更確信自己的理念,這個國家需要重整,迫切地需要把一切推倒重來,只有用正確的法治重建新的國度,世間才能變回純淨的顏色。




「謝囉,雖然我們大概也是地溝油養大的……今晚還是不吃了,少吃一兩頓沒大問題。」


商鞅知道他有留意這些時事的習慣,才會把這小小一段報章貼在牆壁供他閱讀。蒙武精神領會,小心翼翼地把報紙折好,收在抽屜裡。
他對著抽屜雙手合十,然後豪邁地張開雙手,隨意躺在床上。

「明天下午上機,票在我這兒,我就先睡了。」



商鞅沒有回話,直到蒙武發出細微酣聲證明已墜進夢鄉,他才緩緩站起來走到對方的床前。


商鞅出任務時從不沉睡,所以他一直不知道蒙武到底有多信任搭檔,才能放下對異地和敵人的戒心入眠。


他是一個天才,任何事物只消一秒便能被他銘記在腦海,甚至看透本質。他從來不會對一個人、或是一件物品流露出興趣,他的字典裡沒有困難沒有容易,所有人對他來說也是相等的。萬物皆空,除了組織能助他站上世界之巔外,被排除在外的全都不值一談。


但不知從何時開始,蒙武眼裡燃燒的東西,那道不明不暗的光芒輾轉進入了他的眼睛。


商鞅彎下腰,凝視著蒙武淩亂不堪的棕短髮不像平日般往上亂翹,而是乖張地遮掩著前額,一雙劍眉清晰可見,平靜的眼皮微微下陷,接著是齊勻高整的鼻樑和薄唇。那是一張帶有西方輪廓的臉孔。


那雙眼睛一旦脫去兇殘不羈的眼罩,似乎更明亮有神,合上眼簾睡著時又稚氣得像孩子一樣。商鞅的年紀跟蒙武、易牙他們不一樣,他以眾多不同的身份活了很久,但年輕一輩才三十出頭,於是他以看著孩童一樣的眼神,緘默地看著熟睡的人,安靜而溫熱。


商鞅幾乎已忘記蒙武加入組織的原因,只隱約記得有個孩子在很多很多年前曾被軍官受救、卻馬上親眼目睹軍兵因違反兵規而自殺一事而崩潰。

他曾經被確診為精神紊亂被囚禁在醫院,他說加入組織只是因為冤孽,他肆無忌憚地挑戰公眾保護自我利益的防線,卻是商鞅在這個麻木且奴化的世界裡見過的,最清醒的人。




他伸出手,不太溫柔地撫上對方的眼皮,蒙武的睫毛在他的掌心抖了抖,肩膀不舒服地動了一動,沒有醒來。


——你相信甚麼,又為何堅守。


商鞅微微張口,卻又抿起唇,撇過頭閃躲過去。




那是他們第一次搭檔出任務的故事。




End.



The Dark Knight Rise裡的英雄與社會人民主義抗爭中,其中一大主題是「Hero can be anyone」和「Batman is just a symbol」,以公式延伸就是「蒙 武 = 學 生」。


以老人家的身份說說話吧,我只是希望,蒙武會一直是那個不老的少年,無畏、毋忘



tag : D04,天航,商鞅,蒙武,毋忘,十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No.20 || 武器

Author:No.20 || 武器
______________

自稱文藝青年,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糖衣炸彈,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______________

※目前
MAGI目前通吃、UL連隊中心、DMMd二週目只攻略Noiz陣線

※擅長
中二病、躺著也中槍、精神污染

※組織
裘龍、炎瑛、煌帝國和諧Family陣線、白龍關愛小組

※推廣
KALAFINA,保志總一朗,日野聰

※LOOP
CHEAT DANCER(Tokires)
I SEE FIRE (The Hobbit)
恋愛サーキュレーション (臨也Ve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