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21(Thu)

【伯爵該隱】貝多芬的悲傷(卡斯)

※ 取文化傳信的譯名,長不高的僕人 = 卡西安,醫生 = 斯比爾,強調原作主僕設定。

※ 醫生死後,靈魂一直留在卡西安身邊沒法離開的設定。

※ 作業用BGM:《貝多芬的悲傷》,無意中發現有人以這個BGM為醫生做的mad 深深勾起了初戀的回憶,便以此為藍調,寫下了這樣的結局。




【伯爵該隱】貝多芬的悲傷(卡斯)


斯比爾傭懶地用手指捲弄著不再生長的髮絲,注視著在簡陋書房前埋首工作的男人。


男人的背面看上去略顯萎頹,膚色是因長期暴曬於陽光下而形成的黝黑,原本深邃尖銳的雙眼在歲月的摧殘下變得蒼老,又似是被時光磨平了稜角般變成了柔和溫厚的輪廓,憔悴的臉容下隱藏著不為人知的堅持。


起初他總是有意無意地窺視著男人的臉龐,嘗試在他的五官裡找出當初他所討厭的趾高氣揚,卻發現換成卡西安的腦袋後,他便如同奇跡一樣再也沒有朝對方丟手術刀的念頭。


他又想起了這個男人最初擁有的軀體,一個沒法長大的少年,孩子氣的雙瞳和勢不饒人的嘴巴,明明比自己年長卻不得不屈服於身高的劣勢,只能抬頭把他盯緊不放,卻只有他在最後不顧一切拯救了身心殘缺不堪的自己。


那時他認為,少年一直不長大也沒關系。


但他現在通過水中倒影看著自己十年如一的容貌,突然莫名地害怕起來。男人開始老去,時光在他的臉上劃下一道又一道不再消去的皺紋,始終形影相吊、孤獨一人。只有斯比爾被留在原地,留在最懵懂無知的年代,被時光拋棄在外,找不到終點。



終點不存在,起點也不存在,因為他再也不屬於那個世界。


男人終究倚在桌前睡著了,鏡中倒影由始至終只有一人。






End.




以結果論來說,斯比爾在卡西安面前自殺這事……比甚麼都苦。

……所以才不讓他安息,靈魂留在卡西安身邊直到世界末日吧。








Happy Ending Ver. 往下走↓














卡西安造了一個夢,夢裡他不小心把小小的主人丟失了,他在山邊跑啊跑,沿途的小動物紛紛朝他揮手鳴叫,仿佛在為他指引明路。


他的主人長得很漂亮,精細雕琢的五官和典型的歐式輪廓,興趣卻是把自己的臉埋在動物溫暖的肚子上亂蹭和自殘。小主人不喜歡人類,不喜歡人的溫暖;所以他也討厭自己的生命,整個人冷如寒冰。這麼奇怪的一個人卻對動物格外敏感,把作為人的一切情感都灌注在動物身上,從此他的人生如履薄冰,不堪吹拂的情感造就了最致命的弱點。



小主人對所有人的態度都比冰窖還要冷,但他還是很喜歡他,畢竟年紀輕輕便有醫生風範的孩子足夠讓他自豪——盡管小主人充其量只能算是獸醫——但至少證明他是個冷傲但溫柔的孩子,沒有繼承老爺以蹂躪生命為樂的個性,反而懂得尊重生命之道,咳、動物的生命。


整體而言,相較大主人,卡西安還是覺得小主人比較讓人滿意。


焦灼地在冗長的路上跑,卡西安很擔心小主人的安危。小主人在他眼裡是個不會保護自己的孩子,遇上人倒沒甚麼危險性,可要是遇上了獅子老虎,小主人鐵定會撲上去嘗試跟對方做朋友,甚至病態地懇求被牠們吞下肚子。


從中午找到黃昏,太陽停留在山頂之上,金黃色的光芒開始消散。卡西安急躁得快要狂抓,完蛋了完蛋了,森林的黑夜並不屬於人類,假如在黑夜降臨之前還找不到對方的話他可以直接結束人生見上帝了,最重要的小主人不在了他還活甚麼呢?他決定假如再找不到小主人,便得深入老虎的洞穴,因為也許小主人正躲在那兒,幻想著自己在跟動物們玩躲貓貓。


小主人很幼嫩,除了殺人以外甚麼都做不到。這便是卡西安的認知,所以他要保護小主人,為他連命也不要,為他重返張牙舞爪的地獄之門也沒關系,為他守候很久很久也沒關系。


他花了一個下午找小主人,他想,但也許並不是一個下午;他等了很久,也找了很久,尋找似乎已經成為了習慣,不論是走過山谷還是穿過森林,他一邊走一邊幻想兩人之間的距離正在緩緩減少,只要有森林的小動物指引他朝正確的方向走,他便能一直走下去,一直想念下去,直到許下的承諾盡頭。




終於他在山頂的一棵參天大樹下,找到了墮進夢鄉的小主人。


斯比爾背靠樹幹坐在草地上,銀質的髮絲漂亮得像蒼穹上的白雲,襯起來像一幅完美的風景畫,他雙手緊抱著一隻同樣熟睡的小羊。

在好久好久以前,小主人總是親暱地稱牠為「史奈」,每次夢見牠時他都會低吟著這個脆弱的名字,而卡西安則用沒法洗脫血腥味道的雙手為他蓋上白綿被,眼眶漸漸被遺憾填滿。

微風吹過大樹的枝啞,斑駁的樹影零碎地落在他的身軀,巨大的樹冠覆蓋了半片蒼穹,卻沒法蓋住那滿足無邪的笑容。


卡西安站在原地,凝視著斯比爾臉上不曾在人前露出的溫柔表情沒有甦醒,緩緩地向他走去。
長夜降臨,鋪天蓋地的黑暗把所有事物淹沒,他抱著他,和溫暖的小羊一起。


「你啊、每次都要我找這麼久。」



※ ※ ※ ※ ※ ※ ※ ※ ※ ※



倚在桌前睡著的男人掙開雙眼。

一抹曙光從遠方的地平線升起,矇矇矓矓地,在微弱的光線裡漸漸浮現出他所朝思暮想的輪廓。

閉上的眼簾遮掩了清澈的眼眸,斯比爾坐在地上半倚著他的腿安穩熟睡,銀髮凌亂地散在額前,所有細節都一如過往,仿佛時光並沒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軌跡。


他揉揉眼,揉了再揉,直到眼底一片泛紅。


「這次,終於輪到你來找我了。」





End.




這次別再分開了喔。

tag : 伯爵該隱,卡西安,斯比爾,醫生,主僕,忘年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No.20 || 武器

Author:No.20 || 武器
______________

自稱文藝青年,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糖衣炸彈,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______________

※目前
MAGI目前通吃、UL連隊中心、DMMd二週目只攻略Noiz陣線

※擅長
中二病、躺著也中槍、精神污染

※組織
裘龍、炎瑛、煌帝國和諧Family陣線、白龍關愛小組

※推廣
KALAFINA,保志總一朗,日野聰

※LOOP
CHEAT DANCER(Tokires)
I SEE FIRE (The Hobbit)
恋愛サーキュレーション (臨也Ve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