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17(Sat)

【MAGI】【沉睡的童話】(白龍)

※白龍視點。
※黑化前奏。
※由於白龍的伏筆尚未揭曉,腦補妄想和Bug非常多。



【MAGI】【沉睡的童話】(白龍)



七歲那年他初次窺視到rufu的力量,透明的羽翼隱藏於決堤的火海裡,如同童話中不得善終的壞人,龜裂的嘴唇吐出狠毒扭曲的詛咒。



黑色的rufu在他身後逐漸迫近,猖獗地把空氣中僅餘的水分抽乾,他不顧一切地跑出去,火苗攀上了他身上凌亂的衣服,鞋子早已被遺棄,他裸露著的雙腳被沙石蹭得血肉模糊,痛得幾乎要哭出來,身體依然掙扎著向尚有一息希望的皇宮深處逃去。



「必須、必須由你來幹……」「來發誓必會完成使命!」「來戰鬥到最後!」



僕人力竭聲嘶的慘叫聲穿透他的耳朵彷如催命,他無力地栽倒在地面,又顫慄著靠自己的雙手爬起來。背後成群的小小的翅膀變成了許多許多人的手,那些手從背後抓住他的頸子,撕裂他的衣服,爭先恐後地想要把他扯進地府的門扉。




童話裡受傷害的孩子總會被拯救,那麼要救贖他的人現在身在何方?



黑色的粉末停留在他的衣襟,它們化成黑霧繼續往上攀登,以不可抑制的速度深深地肆虐侵蝕他的皮膚,勒緊了孩童脆弱不堪的頸項。他肺臟的肌肉在顫抖,脈搏在顫抖,心臟以超出可負荷的力度跳出強弓末弩的氣息,整個身體都在發出警戒的訊息,他的嘴巴又開又合,卻喊不出任何聲音,宛如被扼殺在搖籃中的嬰兒哭聲。



沒法逃離。皇城在崩塌。

堯舜昇平的時代結束,溫柔的童話被現實磨蝕凌遲。



很痛很痛,他恐懼地哭著逃跑。




不曉得在黑夜裡奔走了多久,終於力竭的他再也沒法掙扎,跪拜在地上如同屈服。Rufu沿著他的臉頰焚燒,劃過他的堅挺的鼻樑,燃燒至被劉海掩蓋著的額角。皮膚由燒焦到壞掉,毀滅的聲音伴著火舌在狂歡躍動,燙熱的鮮血從他的傷口爭先恐後地湧出來,刺激著他被燒壞的臉頰下抽動著的神經線。



當Rufu帶著笑意狠狠捅進他的左眼時,他已麻木得沒法回應。



把頭埋在鬆土裡,無數讓人懷緬的畫面在那片光芒中閃過,他的父皇、母后和他最敬愛的溫柔的姊姊,還有他的童年裡那些洋溢幸福和溫暖的童話,這些寶藏逐漸被黑色侵蝕,如同火葬儀式中犧牲的僕役,潰爛成一塊又一塊猙獰刺人的碎片,繼而變成黑色的燎火,掀起了更多火苗。




姊姊為他一再縫補的世界焚毀,化成一片灰燼。


很多很多的仇恨,籠罩了許多許多美好的夢。


他用僅餘的獨眼看著,厚重的童話書頁,原來空白一片。




Rufu一口又一口地吞嚥著他的左眼,眼眶裡的淚水被堆壓得變了形狀,瞳孔的焦距漸漸消散,血塊半凝結在他的劉海上,髮絲混著血污,血淋淋的層層疊疊地覆蓋在臉上。



儘管如此,那些揮舞著的翅膀仍不打算放過他,它們通過他燒壞的左眼深入他赤裸的靈魂,把他的意識釘封在角落,然後在那些斑剝的裂縫裡肆意盡情地破壞,他的眼睛被挖走,戰慄著跳動的心臟被染為黑色,他的指尖遍佈鬼火的燐粉,沾污了掌心緊握不放的無辜小草。



月光灑落的影子就像是索命的鬼魅,恭迎著死神前來接收祭品。



他的靈魂終究被rufu沾染成模糊的影子,面無表情地看著被抽離的容器耗盡力氣奄奄一息,附近的小草全部薰黑,身下的血池平靜如鏡,倒臥在黑色旋渦中的羔羊無處可逃。


最終rufu以居高臨下的勝利姿勢把他完整吞噬,自此他的左眼再也看不到綺麗的晨曦,臉上猙獰的疤痕成為了先知的預言,暗示黑色的rufu蟄伏在他的魂魄中,等待破繭而出的時刻。




於晝夜交替的瞬間,他捨棄了對任何人的依賴,還有曾經天真的幻想,跟被顛覆的世界一同成長。




而作為成長的陪葬。

從此童話沉睡了不再穌醒。





End




因為眼睛是靈魂之窗,所以侵蝕靈魂會先以雙瞳為始。

……說起來第十卷的白龍封面令我昨晚吃了三碗飯^q^

tag : MAGI,白龍,黑化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自我介紹

No.20 || 武器

Author:No.20 || 武器
______________

自稱文藝青年,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糖衣炸彈,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______________

※目前
MAGI目前通吃、UL連隊中心、DMMd二週目只攻略Noiz陣線

※擅長
中二病、躺著也中槍、精神污染

※組織
裘龍、炎瑛、煌帝國和諧Family陣線、白龍關愛小組

※推廣
KALAFINA,保志總一朗,日野聰

※LOOP
CHEAT DANCER(Tokires)
I SEE FIRE (The Hobbit)
恋愛サーキュレーション (臨也Ve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