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27(Fri)

【九龍城寨】【電車】(中)(半H慎)(十二吉)

閱前請必看:

※內有黃書注意。
※而且只有半本。


※本來我打算把這篇上鎖,密碼方面也有徵詢過意見,但是由於Fc2的操作問題和一些因素,最後只好……這樣,但不上鎖並不表示我很開放,我只是寫了開首不想坑掉。



【九龍城寨】【電車】(中)(半H慎)(十二吉)




再次偷偷潛入這電車已是大概半年後的事。


這次吉祥學乖了,不知從哪找來了梯子,在半夜把十二少半扯半拉的帶來了。兩人活像小孩子爬牆偷摘果實一樣,輪流沿梯子爬上電車上層一些半開合的窗口前,用力往外推開,再硬從那個小空隙塞進去。


「靠!我忘了買魚蛋!」


十二少依舊慣性地咬著空的竹籤,回過頭把吉祥由上而下,由左至右,再重新由上而下地打量,直到吉祥尷尬地咳咳了兩聲,他才緩緩地開口,帶著平常罕見的調侃口吻。

「魚蛋的債,肉償如何?」


「阿大你近來神功戲看多了?」

吉祥緊盯著眼前大哥,文雛雛的語言方式好不奇怪,說實話就是,他的智商並不足以理解這個問題。


「傻子,你就不能給些更有意思有意義的回答嗎?」
十二少沒好氣地沿小樓梯往下層走下去,留了個白眼給那個智商不成材的兄弟。


內心有點不服氣並認真掙扎著的吉祥跟在十二少身後,接近完全漆黑的樓梯並沒有把他難倒,他敏捷地以兩級一跨的方式跟了下去,嘟噥著問。


「……怎樣才是有意義啊。」



月光脆弱地從外頭穿到車箱裡,儘管視力好如十二少也幾乎看不清吉祥的樣貌。他指了一下窗外,冬末的寒風打在窗框上發出細微的聲響,原來透明的玻璃被摹上了一層薄霧,他以窗外瀰蔓著的霧息形容道。

「情調,你懂嗎?」



「呃,不懂。」

吉祥向他吐舌頭,從後抓住了十二少伸出的手放在自己手心,孩子氣地擁著對方左搖右擺地往前走,直到把十二少壓倒在車頭的玻璃窗上,他嘻嘻地偷笑起來,呼吸的溫度噴在對方的耳邊,男性獨有低嗓音的笑聲意外地有魅力、環境效應。


玻璃貼上臉的感覺就像是在夏天把手放進涼水裡,直冷進骨子裡,十二少甩開來自背後的魔爪轉身回頭。
被甩開的吉祥敏捷地紮實馬步、回撲,主動挽上去就像樹熊般把自己掛在對方的身上不放,契而不捨地繼續把對方撲倒在透明玻璃上。


要是是別人的話十二少大概早就一刀捅進去,再騎在電單車上往屍體輾過,不讓生命成為一片血肉模糊不清誓不罷休。


他心裡苦歎一聲,他就知道吉祥是上天見他的人生太閒特地派來虐他的,一輩子都甩不開。



吉祥的頭埋在十二少的頸肩之間,髮尾對方的下巴蹭磨著不撓不痛的讓人心癢,十二少把撫在對方腰上的手往上移,手臂用力收緊懷抱,然後指尖插入吉祥凌亂的髮絲裡,施力強迫吉祥抬頭。



他揮手甩開了本來咬著的竹簽,托起吉祥的下巴低頭咬住了他的嘴唇,那是跟吻差得遠的單純的啃咬,彷彿要把對方的嘴唇給吃下去據為己有,急促而激烈。


吉祥配合地張開口任對方索求,身體向另一端的體溫不停貼近,緊靠,下身有意無意地作出了類似碰撞的動作,他粗暴地扯開十二少的立領衣服,從上而下隨意地解開扣子,解不開就乾脆用撕的,直到衣服被弄得不似原來的模樣。



他逃離開對方的啃咬,邊喘著氣邊往下移動,像小狗看到喜歡的主人般伸出舌尖在十二少的身上舔吮著,留下許多粉色的印記。十二少發出了低鳴,吉祥明白那是在示意不允許他違背他想要的步驟,於是他從對方的胸前又移到鎖骨,等待對方低頭施予的親吻。


十二少再度取回主導權,舌頭舔舐在吉祥的唇上,繼而深入口腔,像挑逗般在裡面追逐著對方的舌尖。被觸到深處,吉祥敏感地向後縮,卻被對方的懷抱封鎖了退路。指尖緊抓住對方的肩膀,在肌肉上劃下了印痕,他沒有深思會不會劃出血痕的問題,只是想挪出手按下自己失控的聲音。



然而他的手不受控制地拍打上玻璃,繼而抓在十二少的頭上,把對方的冷帽給打掉了。十二少的手伸入了他的T恤裡,偏冷的體溫摸在腰肢上感覺很熾熱,快要把他燒起來般,他掙扎著想要拉開一段距離。



十二少不情不願地放開了嘴唇,才察覺對方緋紅臉上若有若無的視線正徘徊在他火熱的下身,正隔著布料緊貼在對方雙腿之間,只要輕微一動都會帶著麻痹顫動的感覺。


此時他想起,他們還在偷偷闖入的電車裡。



自以為還留有意識的吉祥完全忘了此刻場景在何處,經歷十秒「要和不要」的思想掙扎後,他的身體向下俯,在十二少理解他準備幹甚麼前就拉開了對方的褲鍊,溫暖的手心在裡面摸索。


他咬著牙,在指尖碰到那話兒後,他突然就蹲下去,埋首生澀地含住了那重要的部分,在對方來得及阻止之前。




結結實實的一聲「操」衝出喉嚨。十二少視線所及的地方已不見吉祥的臉孔,因那人正跪被陰影覆蓋的地上,看不到對方的感覺就像是打鬥時抓不住對手的節奏一樣,在光影折射下虛構和現實混淆一片。下身的火熱似是燒著了一樣,直覺促使他推開身下帶來陌生而危險的感覺的人,本能卻用力地把手指插入對方的頭髮裡,把他更深更無法拒絕地容納自己。


吉祥發出了悲鳴的聲音,卻沒有反抗,反而更賣力地舔拭著,雙手抓在對方的西褲上,布料的兩面都滿是緊張的汗水,他感覺到對方的肌肉繃硬得要命,正等待著一個發洩的出口,他也緊張得可怕,指甲泛白,視線模糊一片。


他已經不知道自己一直在重覆做著甚麼動作,或許他到最後都壓不住自己荒亂的聲音,總之一切都在十二少低吟的兩個字裡解放。


「上來。」


只是一瞬他就明白了,而他明白的並不是字詞的本質而是語氣中那難得一見的毫不掩飾的渴求,本能反射般他就站起來了,竟因為跪太久的腳酸而腳步不穩。在正要誤打誤撞往對方嘴唇浪漫地一吻前,他卻用手掩住了自己的嘴巴。


「呃、不衛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接下來的H位不公開,不厚道對不起^q^

假如有人喜歡這篇文章的話我會很高興、很高興,但鑑於這次二次創作的原作者就近在眼前,雖然看上去他們很有趣(?)但一想到原作者就在附近這點就覺得以後都抬不起頭做人了,所以請大家……嗯、低調。

tag : 九龍城寨,十二少,吉祥,H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留言

No title

好看好看(拇指(<-路過的某
電車PLAY實在太萌了///
支持…w

No title

三千 >>

電單車play更萌,為甚麼沒人寫(吶喊<--敲碗)

支持感謝w
自我介紹

No.20 || 武器

Author:No.20 || 武器
______________

自稱文藝青年,智商不在服務區。

具侵略性,糖衣炸彈,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矣。
______________

※目前
MAGI目前通吃、UL連隊中心、DMMd二週目只攻略Noiz陣線

※擅長
中二病、躺著也中槍、精神污染

※組織
裘龍、炎瑛、煌帝國和諧Family陣線、白龍關愛小組

※推廣
KALAFINA,保志總一朗,日野聰

※LOOP
CHEAT DANCER(Tokires)
I SEE FIRE (The Hobbit)
恋愛サーキュレーション (臨也Ve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友好
足跡
搜尋欄
偶爾打招呼
客從何處來